十一同学会网站>>先辈征程>>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组图]抚养两位烈士之遗孤的吴为真妈妈                                 ★★★
抚养两位烈士之遗孤的吴为真妈妈
作者:赵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8-1 1:54:33

  成立于1952年10月1日的北京十一学校,当年是由军委总政治部主管的军人干部子弟学校,学校学生以军委直属单位的军人子女与烈士子女为主。何志坚是我们就读北京十一学校甲六班的小学同学,班上共有烈士子女十一人,何志坚同学是其中之一。

  2016年7月24日,在北京十一学校甲六班同学的微信圈中,传来何志坚同学妈妈病危重入住海军总院的消息。一时间,同学们对何志坚的妈妈也多了分牵挂,纷纷发微信,以表关心与关切之情。甲六班的班长张欣燕同学与烈士子弟杨小阳同学,亲往海军总院去看望何志坚的妈妈,送去甲六班全体同学对老妈妈的祝福。何志坚同学的妈妈吴为真阿姨,今年高寿96岁!甲六班的同学缘何对何志坚同学的老妈妈如此关心和牵挂呢?原来,一方面,是因了我们朝夕相处、胜似手足的“十一”同学深情,另一方面,更是因了老妈妈是两位著名烈士的遗孀,她将两位烈士留下的两个遗腹子、一个遗孤,共三位烈士子弟抚养成人,令人肃然起敬。

  吴为真1934年参加革命,一生命运跌宕坎坷,先后有两位丈夫——彭雄与何凌登,他们都是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分别在抗日战争中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吴为真的一生,抚养了两任牺牲了的丈夫的三个遗孤,是一位平凡而又伟大、坚强而又坚韧的母亲。她身上及其背后的那些鲜为人知的感天动地的故事,值得书写,理应让更多的人知道!让为创立新中国而牺牲的无数革命先辈的理想与情怀、精神与传统,在我们手中代代相传!

  血染黄海的彭雄烈士



彭雄烈士照


        吴为真的第一任丈夫彭雄烈士,是江西永新人。1929年参加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军班、排、连、营、团长、师参谋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中央红军长征。抗日战争期间,历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第686团参谋长、黄河支队司令等职,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等职。

        1943年3月17日赴延安途中,在江苏连云港以北的小沙东黄海海面与日军巡逻艇遭遇,在木船对铁艇的海战中,新四军将士们用手榴弹和驳壳枪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直到3月18日凌晨突围上岸。彭雄在指挥小沙东海战中壮烈牺牲,时年29岁!

  在这场战斗中,还有新四军八旅旅长田守尧等16名干部光荣殉国,其中还包括田守尧的夫人陈洛莲、张池明的夫人张明等4位女同志。牺牲的5名团以上干部,都是经过万里长征、身经百战的优秀将领,也是党中央准备重点培养深造的对象,尤其是彭雄、田守尧的牺牲,更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

  彭雄等同志牺牲后,八路军115师和新四军三师分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烈士们的遗体就安葬在江苏省赣榆县马鞍山烈士陵园,现改名为赣榆县抗日山烈士陵园。现在,为彭雄等烈士们建立的纪念塔,高耸入云,面对浪涛汹涌的黄海,昭示着烈士们的精神和大海一样,万世永存!

  吴为真是彭雄烈士的夫人,是小沙东海战的亲历者和幸存者之一。江苏吴江人,1919年出生,1934年入党。1942年11月与彭雄结为革命伴侣,1943年3月17日随同彭雄同志赴延安途中,在小沙东海战中失去了新婚仅4个月的丈夫。彭雄牺牲时,他给她留下了一个遗腹子,留下了“你要爱护身体,教育好孩子”的深情嘱托,也给她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思念。

  2014年9月1日,彭雄烈士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入朝牺牲第一人——何凌登烈士


1948年东北,何凌登烈士与吴为真的结婚照(何志坚供片)


  吴为真的第二任丈夫何凌登烈士,1917年出生在福建福州,中学毕业后,由徐特立介绍,于1937年起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期间,他曾经获得延安地区毛泽东模范青年奖章、毛泽东模范干部奖章。

  1950年9月17日,是美国军队在朝鲜仁川成功登陆的第三天。这一天,第三十九军参谋处长何凌登,在中南海受到周总理的紧急召见。一同受到召见的还有由东北边防军临时组成的“入朝先遣小组”其他4名成员,以及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临时代办柴成文。周总理在宣布了先遣小组的任务之后说:“在中央就出兵朝鲜问题未作决定之前,不宜用其他名义,你们对外均为大使馆武官,由柴成文同志安排一切。”

  先遣小组的任务是深入前沿阵地,了解战局,观察美军的战斗实力。何凌登他们有时扮装成人民军军官,随部队一道行动,有时候又穿上便装,单独在各地进行侦察,每个人得在一两天内将观察到的有军事价值的情报写成文字,传递到柴成文那里,再由大使馆呈送给中央有关部门。

  10月15日,先遣小组结束了在朝鲜25天的战地考察,返回部队。10月19日下午,何凌登回到三十九军军部所在地辽阳市。而就在这一天,该军根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的命令,已从辽阳乘火车向安东开发准备进入朝鲜了,军部机关走在最后,定于下午6时整出发。何凌登于下午3时左右回到军部,第一件事就是向军部汇报,直到下午5点1刻过后,才往家里走去,与分别1个多月的妻子呆了半个多小时就又登车出发了,此时妻子吴为真已怀有身孕两个多月。

  1950年10月22日晚,39军何凌登参谋长与吴信泉军长一起入朝,在车队行进前,坚持与坐在车队最前面的第1号车上的吴信泉军长换车号,让吴信泉军长坐到后面的2号车上,自己乘坐1号车、坐在原来吴信泉军长的位置上开路行驶,遭到美军飞机轰炸而牺牲。悲痛中的吴信泉军长命令由警卫排派两名战士乘坐1号车,将何凌登的遗体护送回国内辽阳军部留守处,后来被安葬在哈尔滨烈士陵园。

  何凌登烈士是我国志愿军入朝牺牲的第一人,中国人民抗美援朝的伟大史册,将永远记载着他的不朽名字。

  为了一个承诺



吴为真妈妈与三个烈士遗孤在汉口。(何志坚供片)

   前排左起:何永坚、何志坚(何凌登烈士遗腹子)、彭小雄(彭雄烈士遗腹子),后排:吴为真妈妈。



1970年何志坚与吴为真妈妈到哈尔滨烈士陵园为何凌登爸爸扫墓(何志坚供片)


  吴为真在抗日战争与抗美援朝战争中,先后两次失去丈夫。但是,失去至亲爱人的残酷现实,却没有击倒这位革命的战士、坚强的女人、深情的母亲。她将所有的悲痛深埋心中,一个人默默承担起养育烈士遗孤的重任。与此同时,党和国家、军队也对为国牺牲的烈士后代格外关注,吴为真的三个烈士子弟,都被送进了军委总政办的北京十一学校读书,并享受国家给予的烈士子女优抚待遇,健康茁壮成长。

  1964年,在北京十一学校读六年级的何志坚同学,正当小学升初中的关键时刻,吴妈妈做出了一个近乎影响何志坚一生的决定:要何志坚降级再读一年的六年级。那个时候,没有“复读”的说法,降级读书,意味着留级。这个决定实在让何志坚同学难以接受。原来,何志坚同学因病休学近一个月,落下很多功课,出院后,尽管他努力追赶,成绩达到了中等偏上,但是,吴妈妈却希望他打好小学基础。为此,吴妈妈在百忙中多次到学校,先后找了班主任老师、教导处李主任、向导校长,三番五次向学校表示“因为志坚是烈士子女,遗腹子,希望帮他打好基础,考一所好中学,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尽管学校说,家长主动让孩子降级没有先例,并再三告诉吴妈妈,学校会帮助何志坚考上十一学校中学部的,但是在吴妈妈的执着坚持下,学校最终还是尊重了吴妈妈的意见。然而,这个复读的决定,却让小小的何志坚同学委实伤心落泪了好些天。
直到1970年吴妈妈从“五七干校”回来,带何志坚去“哈尔滨烈士陵园”,给烈士爸爸何凌登扫墓时,他这才知道,当年妈妈执意让自己复读的缘由了。原来,爸爸何凌登烈士入朝作战前曾对妈妈说:“我这次去参加《抗美援朝》可能会牺牲,如果我牺牲了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好好抚养成人,把他们培养成对国家有用的人。”妈妈正是为了一个承诺:“要实现爸爸的遗愿,将三个孩子培养成为国家有用之人。”吴妈妈努力做到了。那年,大儿子彭小雄在北京605厂任工程师,二儿子何永坚在沈空当兵已经是班长了,小儿子何志坚在北京608厂学徒,后来,何志坚经过努力,于1975年上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光学仪器专业,实现了妈妈让自己上清华、北大的愿望,也告慰了九泉之下的爸爸何凌登烈士。

  当年,班上很多同学真的都不知道何志坚两位烈士父亲的事迹。直到2012年,母校六十周年校庆时,两次失去丈夫,并将两任丈夫遗留的三位遗孤抚养成人的何志坚母亲的感人故事,才慢慢被同学们知晓!现在,甲六班的同学们知道,烈士子弟何志坚同学是“为了一个承诺”才来到甲六班集体的,也因此而成就了他与甲6班的一段历久弥新的情缘。

  革命精神与传统美德家风的传承

  吴为真妈妈离开39军后,曾先后在中南军区税务局,国务院财办,轻工业部,国家科委等单位工作。吴妈妈是一位老革命、老红军,又是著名烈士彭雄、何凌登的遗孀,同时又是一位抚养了两位烈士的三个遗孤的母亲。她集革命战士的坚强、坚韧、奉献与母亲的温情、慈祥与博爱为一身,几十年如一日,从不居功自傲,向国家、向组织伸手要待遇、讲条件,在艰苦的坏境下,默默地,一个人承担着抚养两位烈士留下的三个遗孤的重任,继续为党和国家工作。

  据甲六班同学杨小阳回忆,在文革中,乃至当兵后多次去过何志坚家,与吴妈妈多次接触,感到老革命吴妈妈是个很慈祥的长辈,老人家很善解人意,对我们这些晚辈亲切。因为吴妈妈是江浙人,因而很会做饭,很会做肉食。当年,为招待同学们,吴妈妈用配给自家的紧俏肉、蛋类食材,亲自下厨,做出香味诱人的肉食菜肴,令杨小阳同学记忆至今。

  赣榆是吴为真最伤心而又最值得纪念的地方。听说赣榆县委、县政府重新扩建抗日山烈士陵园,吴为真十分感动,将自己珍藏了近六十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多次征集都没舍得捐献的彭雄烈士生前使用过的干粮袋、马褡、彭雄烈士遗腹子彭小雄小时候坐过的筐篮等珍贵的革命历史文物全部交给采访组,捐献给抗日山烈士陵园革命纪念馆。

  2015年9月3日,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吴为真获得了国家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颁发的抗日勋章一枚。

  吴为真妈妈是一位令人敬仰的革命者,同时又是一位令人感到颇为亲切的普通人。正是革命者身上的那种红色气质与品质,与这些点点滴滴生动的家庭生活细节、亲和力,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这样一个特殊的革命家庭,熏陶着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心灵与精神世界。

  何志坚长大成人结婚后,才更加理解了失去丈夫的妈妈,其一生是多么悲苦不易而又艰辛坚强。养育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何志坚同学心底对妈妈的一个承诺。结婚后,何志坚的妻子将吴妈妈视为亲生母亲,精心照料。与此同时,何志坚与妻子双双做出了超越世俗眼光的决定:不要孩子,用一生的生命与心血来照料晚年的妈妈,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为此,数十年来,夫妻二人熬白了头发,一直精心地守护着吴妈妈,一次次让身体不好的妈妈转危为安,使得吴妈妈延年益寿至96岁的耄耋之年。夫妻二人也实现了自己对母亲的心中承诺!连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说,没有见过这么孝顺的子女!凡是知道此事的人无不感慨万千。
何志坚同学从不以烈士子弟自居,为人低调,踏实做事,正直做人,从清华大学光学仪器专业毕业后,成为光学镜片加工制造工程师,退休后,仍然发挥自己的技术专长,为中央首长、大学教授、专家等验光配镜。

  由此可见一斑,革命精神与传统美德的家风,在吴为真妈妈孩子们的身上得到传承。

  今天,当我们再次讲起或者聆听发生在吴妈妈身上的悲怆感人的故事时,眼前浮现的都是那些可歌可泣的历史画面,尽管时间已经久远,但仍然让人感到是那样的鲜活,富有生命力,仍然让人动容,让人感怀,让人心灵净化,思想升华。

  吴为真妈妈,一位平凡而又伟大坚强的母亲!

 2016-07-27于佛山定稿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