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先辈征程>>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我参加周伯伯家宴                                 ★★★
我参加周伯伯家宴
作者:卓娅 文章来源:卓娅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5 23:24:23


  1月8日是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逝世35周年的纪念日。我将这篇含泪写下的祭文《抹不去的是记忆,留下的却是永远的怀念!——忆周恩来伯伯》用以悼念人民公仆周恩来!

  我的父亲李兆麟、母亲金伯文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战斗在白山黑水十四载的东北抗日联军的将士。他们曾经与朝鲜、苏联战友们共同与日寇战斗,结下生死战友情。这种战友情一直延续到今天。央视《等着我》节目感动所有观众,说明人民是多么重视这份情谊。今天我要说的是与周恩来总理有关事情。

  话要从1941年至1945年间父母在苏联哈巴罗夫斯克88旅时期,当时我父亲李兆麟任政委。巧的是在这里逗留期间我们一家与金日成一家是住在同一个单元里、养育了各自的后代,这种战友情谊是不言而喻的。

  1958年11月27日,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元首金日成访问中国在广州逗留时,由广东省委通知我母亲金伯文参加欢迎金日成到访的文艺晚会,节目演出中间休息时通知我母亲到贵宾休息室,说金日成要见我母亲。当母亲推门进去时看到周恩来总理坐在金日成旁边。我母亲走上前与金日成握手,还没有来得及寒暄,金日成主席已经用流利的中文向总理介绍我母亲:“这是我的“妹妹”,她是朝鲜人,因为嫁给我的中国战友李兆麟才没有回到朝鲜。”于是金日成问母亲和两个孩子(立克和卓娅)的情况,我母亲激动流着泪告诉自己的近况。金日成指着身旁时任朝鲜驻中国大使(也是我母亲的战友李永镐)说;“伯文同志什么时候想回国看看就找他,他会给你提供一切便利条件。”暂短的见面留下永远的怀念。之后,省委转来金日成送给我母亲的礼品——几匹绸缎、几匹麻布、纱巾还有朝鲜名曲的唱片。这真是礼重情更重。

  1963年6月9日崔永健委员长率朝鲜党政代表团访问中国。先是母亲带我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宴,母亲见到所有朝鲜战友,但是没有机会说话。我当时只有18岁还年轻,能参加这种活动、见到这么大的场面实属难得,多少天后心里还无法平静。几天后,朝鲜党政代表团访问结束又回到北京。母亲又接到通知,要母亲带我们兄妹去钓鱼台国宾馆参加周总理举办的家宴。晚上我们随母亲到了钓鱼台国宾馆,在一座小楼前停下,出了车门,只见周总理带着一群我不认识的人列队迎接宾客。当然我们也算宾客。当轮到与母亲握手时,总理说:“金伯文同志,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听了这句话我惊呆了,时隔近五年,总理日理万机还能记得一个只见了几分钟的人。真的让我吃惊!到了跟我和哥哥握手时是妈妈介绍:“这是我的儿子立克、这是我的女儿卓娅。”总理说:“李兆麟的孩子们,你们好!”我们回总理“周伯伯好!”进门后我们坐在大厅周边的椅子上等待。这时,坐在我旁边的贺龙元帅指着我问陈毅元帅:“这个小姑娘是谁?”陈毅元帅不假思索地说“这是李兆麟的女儿。”当时我心里别提多激动了,我立刻喊着叔叔跟两个老帅握手。要知道周总理、陈毅和贺龙元帅是我最喜欢的三位前辈,能与他们握了手是我一生的荣幸!

  当我们走进宴会厅时,看到的是偌大的宴会厅只摆了两张大餐桌,主桌是周总理、陈毅及夫人张茜、贺龙元、周保中、冯仲云与朝鲜贵宾崔庸健和她的儿子、女儿等。母亲带着我们兄妹俩与朝鲜代表团的其他外宾坐在另一桌。席间吃了什么不记得了,说了些什么却记忆犹新。开席是周总理举杯祝酒,总理的外交风范世人皆知,但是近距离的感受这是第一次。我眼都不眨的看着、聚精会神地听着。周总理说:崔庸健委员长率朝鲜党政代表团访问中国,在北京参观了中国历史博物馆、又到东北参观访问,提了不少宝贵的意见。今天我设家宴,有我们老一辈参加、也有我们下一代在场作证。我要说的是中朝两国是唇齿相依的友好邻邦;中朝两党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中国党和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中朝两国人民将世世代代的友好下去。我国的东北就是你们的大后方。….. 可是那个年代,参加这种活动是要严格保密的,所以从那是起,我将这些激动人心的历史事件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底。

  今天第一次敞开我的心扉,我爱您周伯伯!

文章录入:shiyi    责任编辑:shiyi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2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06069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