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先辈征程>>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图文]信仰的力量                                 ★★★
信仰的力量
作者:林如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6-20 1:08:31

  【编者按】该文是十一同学陈小佩的母亲——97岁高龄的林如彤妈妈所写,由十一同学张二明推荐。

本文作者:林如彤妈妈

  岭南初冬,碧水蓝天,相思河畔,姹紫嫣红。校园小径,莘莘学子,三五成群,一路欢歌。他们是这么的年青,他们是如此的幸福!他们是赶上了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他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但是,我们怎能忘记过去,怎能忘记革命战争的艰苦岁月……

  1916年,我出生在上海。家属是旧中国第一代民族工业的先驱。我十岁那年,上海交大毕业的父亲接掌了由外公于1898年亲手创办的,当时已在上海乃至亚洲最大的“阜丰”面粉厂。面粉的牌子叫“红蓝炮车”。机器全都由美国进口,高层管理者大部份是英、美学成人士,工人就有二千余人。后来父亲又在中国的产麦区河南、哈尔滨设了分厂,目的是打破加拿大面粉的垄断,让中国人吃上中国制造的面粉。我们家兄弟姐妹共六人(后来五位都参加了共产党),凡适龄者,均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沪江大学,大同大学,浙江大学就读,生活富足而无忧。

  可是,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入侵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为了抗日救亡,1935年,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12.16”上海界大游行,声援北京学生的“12.9”运动。真是声势浩大,气吞山河,如万箭射向侵略者的心脏。我真正的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从此,我下定决心,要永远跟党走。

  1938年,22岁的我在大同大学毕业。同年年底,经龚普生,顾以佶介绍,我秘密参加了共共产党,决心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终身。遵照组织指示,我说服父亲开办工人夜校,以提高工人文化的理由,将上海地下党的负责同志刘晓,刘宁一先后安排到夜校执教。又为发动工运培养了骨干。刘晓同志分配我做上海宗教界上层的工作,我感到有难度:信仰不同,如何争取?刘晓同志笑着说:“你把他们的唯心变为唯物就行了!”真是一语中的,使我豁然开朗。为保守组织的秘密,我已父亲的名义,在银行租用保险柜,把党的文件藏入其中,以策安全。我还常常开着家里的车,与地下工作的同志接头,下达组织的指示,接受任务,传递情报。后因工作的需要,我和顾以佶离开自家的花园洋房,拌入法租界,租用公寓,为的就是掩护上海地下党与延安联系的秘密电台。有一次,潘汉年同志得到情报:日本宪兵要来,他命令我们立即撤离。但我们还是赶回住所,销毁了党的文件后才离开。刚一走出门口,就碰上迎面而来的日本兵。真悬呀!事后潘汉年同志称赞说:“你们真是胆大,不怕死!但下不为例哦!”

  为进一步提高我们的政治觉悟,1941年,上海地下党派富有经验的秘密交通员护送我们一行去延安学习。一路上,通过了无数的敌人封锁线和盘查。为安全起见,我们不走城市走乡村,不走大路走小路,白天不走晚上走,晴天不走雨天行。在泥泞的扬长田埂上不知摔了多少跟头,走坏了多少双鞋,才到了黄河。“过了黄河,就是延安!”大家兴奋地相拥而泣,却没想到更大的危险就在眼前!这里是黄河壶口,风高浪急。要越过它,就像要跨过虎口,攀越悬崖。但为避敌追兵,我们别无选择。几个上海女生,第一次坐上木筏,第一次趴在怒吼的黄河上。说不怕是假的,但为了到延安,一切也值!有一个年轻的母亲,怀里还揣着一个婴儿,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船工为讨吉利,喝令她把孩子扔进黄河。我们大家坚决不从。船工只有掉转木筏靠岸,让年轻的母亲下船。大家也只有二渡壶口。虽然水急浪高,又累又惊,但为保母子平安,大家也心甘情愿。这是革命情,同志心,这是人性的光芒。

  延安,到了!我们万里迢迢,穿越封锁,千辛万苦,走了八个月,终于到了。延安!这是革命的圣地,抗日的中心,我们革命青年无限向往的地方!很快,我们被安排到中央党校三部学习。其中还有王匡同志,田蔚同志,欧阳山同志,草明同志,艾青同志等等。除了学习马列,毛主席著作之外,我们还参加了打窑洞,纺线线,做棉袄,纳鞋底的大生产运动。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我们热情高涨,不觉苦累,全身心迸发出青春的活力!

  特别值得怀念的是延安的作风。这是民主的作风,官兵一致的作风!它无坚不摧,众志成城。刚到延安,周总理,邓大姐就请我们到他们家做客。一进门,邓大姐就笑盈盈地说:“让我看看这位上海小姐!”总理对我们家的近况,还勉励我们好好学习。当时延安十分艰苦,总理和邓大姐两人共喝一杯茶。少奇同志也会见我们,详细询问白区工作的情况。在延安整风中,还证明我们都是好同志。

  1943年,经彭真同志批准,我和陈唯实同志结婚。在杨家岭中央礼堂的舞会上,唯实同志向叶剑英同志介绍我,叶剑英同志打趣地问:“是土包子还是洋包子呀?”唯实同志说:“让她和您跳个舞吧!”叶剑英同志爽快地答应了。曲终后,叶剑英同志连声说:“不错,不错,是洋包子,是洋包子!”大家在延安河边,还常常看到毛主席在散步。我们走上前向毛主席敬礼问好。主席也微笑着说:“同志们好!”1943年,曹火星同志创作了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后来,主席在会上说:“谁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呀?应该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大家听后心服口服,热烈鼓掌赞成,也打心眼里佩服主席的胸怀和睿智。
记得当年离开上海时,我们告诉父母是去重庆。因为走后杳无音信,重庆的亲属也告知不见人影,母亲急得连连登报寻人。后来我们辗转托人给家里寄了信。但是母亲还是担心我们在延安吃苦,整日念叨,坐立不安。父亲劝说她:“她们在家 ,所用的一切都是美国货。放心吧,长不了,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我们在延安一呆就是五年。这是因为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共产党为人民,人民心向共产党,民心所向啊! 这是中华民族必胜的力量,是日本军国主义必亡的基石!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和唯实同志一起,离开延安,先后到北方大学,华北大学工作。在吴玉章,成仿吾及范文澜等同志的领导下,为新中国的解放做干部的储备。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同志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震撼世界的声音更激励着我们加快南下的步伐。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追随叶剑英同志,挺进广东,创办一所培养革命干部的新型的人民大学——南方大学。主席还亲自为之题写了校名。中共中央任命叶剑英同志为校长兼党委书记,唯实同志为副校长兼党委副书记。从1950到1952年,南方大学共培养了近两万名革命干部。他们为广东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回首往昔无憾事,只因誓做革命人!今天,虽然我已古稀老人,但我心依旧年轻,信念愈加坚强。我相信,英特耐雄纳尔一定要实现,英特耐雄纳尔也一定能实现!

                  --- 全文完---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