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园丁之歌>>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严师魏兆麟                               ★★★  【字体:
严师魏兆麟
作者:阎阳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4-13 12:43:05

白雪短信:魏兆麟老师七十五寿辰聚餐AA35元,届时请带一句祝福的话。

 

寥寥数行却颇显特色。名目是为一个老师祝寿,比之校庆开张之类温暖而具体。AA制比起宰大款摆排场来透出一种平等和随意,也更符合我们六十岁的退休情境。只是这一句祝福如果是恩重如山福如东海之类未免宽泛,倒想起些老师的往事。

魏兆麟老师从小学起教我们算术,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他在篮球场上突破上篮的样子。他的典型动作是在把头一低抱球缩成一团,在最后落地的一瞬间突然伸展,斜身将球端进篮筐。当对方缓过劲来封挡时,已是满场喝彩应声而入。如果是正式比赛,这时魏老师会跑场一周,那身绿色丝绸的背心短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那舍我其谁的得意溢于言表。

而当我在模仿这个动作时,大家却给起了个不雅的绰号“端尿盆儿”。但反正老师是我体育的启蒙和心中的偶像。我记得升初中后来了一个弹跳极佳的老师,体育师范的专科毕业生。在几场比赛后摸清了老师的套路,专门等他展开端篮的一瞬间高高跳起把球重重盖下。他被盖帽时那一脸茫然的样子,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这时满场的欢呼声已不属于他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看到过他上场比赛。

算起来他那时还不到三十岁,但前额已开始歇顶。他上课时,两眼炯炯有光,或是戴着眼镜反射?反正十分严厉。再淘气的男生也不敢在他的课上起哄,只有在下面偷偷传个纸条什么的。那时,班里来了个留级插班生,高出我们半头,六十米短跑全区第一,马上成了我们的“大王”。他虽然学习极差,但画画颇有天赋,尤其是画马奔放如飞。我们有个协议,他教我画马,条件是我得帮他抄课文做作业。

那天上算数课,我正专心一意地临摹画马,不想老师已来到身边。他没想到一直偏爱的学习尖子竟在这儿画画,整个教室都屏住呼吸看他如何处置。他伸出他那出奇他的拇指,在众目睽睽下把我铁皮铅笔盒的捏成了一个扁饼。我的眼泪哇地一下就涌出来了,要知道那时谁有一个彩色铅笔盒不亚于现在初中生拥有一台手提电脑。

那天中午吃饭时,只见老师从里面教师吃饭的地方走出来,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是用那只大手,夹着一条炸鱼放到我碗里。虽然那时三年灾荒的困难时期已经开始了,我仍扭过头假装没看见。但当我回到教室,看到我桌子上放着一个装满彩色铅笔的新铅笔盒。

那是我第一次领会到什么是“恨铁不成钢”。老师经常把我的作业和考卷贴在教室里,上面批着红字:漂亮!我以后连算式的横线都用尺子打。但有时得意忘形给“大王”抄作业时也如法炮制。其实老师早发现了,他对那个“大王”讲:你别看人家跟着你闹,可人家的成绩摆那儿了。结果“大王”觉得是我告了密,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后来我还是给老师丢了人,在考试时传纸条还打了劝架的女教师,被全校点名记大过处分。

那时我们的班主任是唐步仁老师,但宽厚的她管不了这帮淘气生,每每要搬出老师来压阵。但在小学毕业时,男生坚决不和女生合影照相,也无可奈何。结果就成了1960年“十一小学六年四班”的毕业照男女生分开两张。这可能是小学唯一的留影,上面也没有老师。

我们是“十一学校”第一批初中生。不久,老师就不教我们了。那时还没有高中,我考上清华附中后,又经过文革,一晃就是三十年。后来魏老师热心校友会,我们老同学才得以重逢。他请我到他家里,那时他头发斑白已经退休,但仍笑声朗朗不减当年。

如今我们这批学生也到了花甲之年,象梁凯民、赵安琳等已离群归去。能召集我们聚在一起为老师祝寿,既为幸事也是善事。仅借此小文回复同学会并表达对母校和恩师们的感激祝福之情。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2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06069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