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园丁之歌>>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图文]我的十一小学老师---陈静                                 ★★★  【字体:
我的十一小学老师---陈静
作者:贾润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2-19 0:32:55

     打开相册看看老照片,这是我的小学同学们和小学的班主任陈静老师的合影。那是十年前也是在冬天的日子里,我们约了在北京的同学一起去看看老师就这样留下了这张合影照片,后来老师的家就搬迁到了外地,前排中间身材高大面容和蔼的就是陈静老师,她身边穿深色衣服的是当年学校的大队辅导员刘秀英老师。我们是一群1954年入“新北京十一小学”的小孩子,从本校小学毕业又直接升入本校新成立的初中班,学校也改名叫“新北京十一学校”。升入高年级有了新的班主任,陈静老师毅然把我们挂在心上,我们上高中了文革下乡了,参军了工作了,结婚了---,直到我们也都白了头发,她还是不断的想着我们,常问谁谁在哪,谁谁现在好吗,我们就像是她的孩子,不管我们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她牵挂的声音。屈指算来我和我的老师有缘相识已有57年了,57年间擦肩而过的人无数,共同流汗工作的人很多,小学中学高中大学我经历了多少老师的教诲,陈静老师令我不能忘却。
   
  问及同班的同学们没有一个不记得陈静老师的形象,典型的北方人身材高高的永远挺直的脊背,圆中带方的大脸庞与高高的身材很相配,说话和不说话的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微笑,眼睛不大,藏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笑的时候眯成一条缝。她有一件绿色的毛衣,天冷时她一定把它穿在里面,站在温暖的教室里给我们讲课时就直接穿它。五十年代的物质生活真的很匮乏,这些来自军旅部队的老师除了旧军装难有几件花花绿绿的衣服穿着。在小学生最纯洁的记忆里,陈老师的形象是:微笑,眼镜,绿毛衣。
   
  陈静老师没有一点张扬行为,没有华丽的桂冠,几十年后的我们却最深地记住了她,亲切的象妈妈。
   
  小学的我们是全日制住校生活,一周六天住校。陈老师也住在学校里,是筒子楼的一间房子,一张大床占了半间房子,卫生间和厨房是好多老师公用的。今天想来当年老师们的住房环境比起我们学生的宿舍太小太挤了,他们是无怨无悔心中只有学生。记不清是那一年了,陈静老师刚生完孩子一个月吧,我和好几个女同学想念老师了,一忽悠就叫了好几个人说是到老师家看小弟弟。好像是四,五个女生连跑带跳叽叽喳喳一头就扎到了老师的家里了,只有半边空的屋子立刻人满为患,面对我们的不懂礼貌的热情陈老师笑得合不上嘴,忙招呼我们脱了鞋子上床坐,让她上幼儿园的大女儿也上床和姐姐们玩。那个岁月糖果要凭票供应少得可怜,小孩子的嘴馋,老师马上建议给我们做好吃的,说干就干,老师动手自己作排叉。我自告奋勇帮忙干活,沾了一身的白面好像很勤快,其实还是老师来收拾结束和面的任务。看着老师把一大块面团像变戏法一样的擀来擀去,面皮表面又粘上芝麻,用刀切开,拿起一小块用手指轻轻转动一下,就是一个美丽的面皮小蝴蝶结的排叉,我一边看一边学说是勤快,其实啊倒不如说是好玩得很。加工成型的面皮在屋子里的桌子上,这是屋里唯一的一张三抽屉的办公桌,只是把书本收拾到一边了。当第一批小蝴蝶结做好,老师就到外面公用的厨房间里用油炸制,炉子是烧煤的不好控制,老师只能守在火旁边炸排叉,这个活危险她不叫我们干。我和一个同学继续加工小蝴蝶结,还有一个在住房和厨房之间当运输队长,把生的排叉拿过去把又脆又好吃的排叉拿回来。面食被热油一炸再加上上面有芝麻,好香啊,这香气厨房里楼道里住房里满满的香香的。老师满脸汗水的炸排叉,刚炸好第一锅就忙拿给我们吃,我们很懂礼貌的说,老师你吃,老师说,你们怎么还跟老师客气起来了,老师一边说一边把金黄的排叉递到我们手里。我们吃着玩着很开心,屋子太小,有两个同学就留在床上和小弟弟玩,照顾着小弟弟,也许是时间久了小弟弟尿了渍到了床上,她们大喊不好了,大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老师急忙跑来用干的尿布擦拭,一边问:没有尿到你们身上吧?我们几个人觉得好像作了错事,害的老师的床单湿了一大片,陈老师却没事似的说,不要紧一会儿就干了。我们以为会挨批评,结果没事。在老师家就跟在自己家里似的,又亲切又热闹,我们快乐得很,小小的一间房子里充满了温馨。
   
  回忆童年,我人生第一次做排叉的记忆真美好。
   
  小学生的年纪正是人一生里最富于幻想和淘气的季节,男孩子怪招馊主意更是令人难以招架。一个淘气大王领几个人竟然将一条蛔虫放到老师的讲台桌子上面,老师问是谁干的无人招供,结果那一伙嫌疑犯都被“罚站”好一会儿,在教室的走廊里挨了老师批评。还有不想上课的学生,用白纸和树枝糊个小旗学电影里游行的样子举着喊口号,“我们要吃饭(这是电影里的台词),我们不上课(电影里的罢课斗争)”。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坏主意都是莫名其妙的滑稽古怪,真是天真又可笑之极。新的学期里笑眯眯的陈静老师任我们班的班主任,对几个淘气的学生十分关心,她常找犯错误的学生谈心,面对“干了坏事”的学生,陈静老师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不能这样啊,啊?”不重的声调带着询问和惋惜,再捣蛋的学生也在尊重和关爱声中驯服了。陈静老师一点也不厉害,不大声的训斥犯错误的学生,不罚站,不到家长那里打小报告,但是她说“安静,安静了啊同学们,啊”,能立见成效,那个“啊”带有一些河南口音很朴实亲切。一个学期下来,我们成了优秀班集体。一直保持到六年级小学毕业。
   
  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一个经久不衰的作文题目“我的理想”,很多同学的理想是写当老师,工作后的我们绝大部分没实现“理想”,仅有几个实现了当老师的理想。当然小学生高谈“我的理想”是幼稚的严肃,就是因为幼稚才真诚才可贵。小学生活犹如展开白纸人生的第一页,老师为众多的学生开启了智慧之门,陈静老师用她的心书写园丁的辛勤母亲的爱,更用她的爱和责任为学生树立了如何做人待人,优秀的好教师就是这第一页的理想楷模。

  老师啊,学生祝您永远健健康康。                                                  
                                                                

60届小学二班贾润清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3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