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园丁之歌>>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追思我的音乐启蒙老师                                 ★★★  【字体:
追思我的音乐启蒙老师
作者:巧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9-17 2:35:12


  一个人喜欢音乐,应该是从很小就开始的。记得我三四岁在幼儿园时就喜欢唱歌跳舞,但一切都处在很懵懂的未开化期,是一种最单纯的孩子式的精神愉悦。我的音乐细胞真正被启蒙,是上了小学以后;我的启蒙老师,是十一学校的音乐老师王桂贤。
 
     还以为今年的四月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去了,除了清明祭扫,更多的是鲜花盛开。没想到前两天,突然收到十一同学会白雪大姐的短信,告诉我就在23号,王桂贤老师走了!
 
     我看着短信发呆了片刻,眼泪随即止不住了......我说那天夜里哗啦啦的大雨怎么像眼泪一样下个没完没了呢,原来是王桂贤老师乘着飘雨翩然去了天国。王桂贤老师,您这么乐观爽朗,怎么也应该照着100岁活啊,不就才78岁吗?多年轻啊,为什么急着走?天国也需要音乐老师?我们不想放您走,我要把您留下来!
 
     十一学校是1952年成立的,今年国庆节,就要60周年校庆了,有多少同学想在这样的节日里再看看心中最美的王桂贤老师,现在却是一怀空愿了。失落和惆怅袭来,几十年往事涌上心头。
 
     听我母亲说,王桂贤老师是北京人,1949年15岁时从北京参军,随着当时的南下工作团渡过长江,随后又北上,在东北的四野炮政文工团当学员。总政文工团成立时,炮政文工团与其他两个文工团合并为总政文工团。总政文工团把这些小女兵定向培养,王老师被定向学习钢琴。
 
         1952年十一学校成立,那两年中,一大批热血女军人怀着对新中国教育事业的无限憧憬,脱下军装来到十一学校,用年轻炽热的心托起了十一学校的希望和未来。王桂贤老师就在这个群星璀璨的队伍里。王老师因为会弹钢琴,自然就当了音乐老师。
 
     等我上十一学校,已经是60年代初了。王老师的音乐课,早已送走了几届哥哥姐姐们,她的教学经验也已经炉火纯青。记得我们二年级以前的音乐课是储老师教,除了唱歌,就是学习最简单的音乐基础知识,诸如识简谱、学节拍之类,课堂似乎不太活跃。王桂贤老师是三年级开始教我们的,从那时起,我们全班同学受她影响都开始热爱音乐课。


       王老师有两点最吸引学生,一个是她甜美的长相和嗓音,一个是她先进的教育理念。小孩子都喜欢好看的老师,不管男孩女孩都一样。王桂贤老师就特好看(那时的小孩不会用漂亮这个词,都用好看,透着朴实单纯)。王老师长着一双笑眼,总是笑眯眯的,好像就没见她皱过眉头生过气。她的嗓音很独特,是童音,甜美清脆水灵,像十岁小女孩的声音,同学们都喜欢极了。如果用上世纪60年代王老师的教育理念和号称现代化的教育理念做个比较,毫不夸张地说,王老师始终高高站在现代之上。如果用现代词汇形容她当年的教学方法,一个是快乐教育,一个就是大信息量的知识灌输。
 
     有几节音乐课给我留下了终身不忘的记忆。
 
     刚开始上王老师的课,我们班很闹,安静不下来。王老师说,同学们想不想听故事啊?小孩子哪有不爱听故事的,课堂顿时安静了。只见王老师指尖触动琴键,几个音符跳出来,音乐故事开始了:
 
         有一次肖邦的父亲给学生上音乐课,6岁左右的肖邦也在教室里旁听。课中肖邦的父亲因为有急事出去了,教室里一片混乱。肖邦小朋友走到钢琴前,指尖轻轻划过1234567七个音符,口中念念有词:睡吧......1234567;睡吧.......1234567;睡吧......1234567;就这样,肖邦用他一双小手一直软软地弹着、嘴里轻轻地说着,教室里渐渐静了下来,学生们全都被音乐催眠,进入了梦乡......
 
     王老师模仿肖邦边讲边弹,我们教室里也出奇的安静,等王老师收住最后一个音符抬起头看我们,已经有几个同学迷迷糊糊要睡着了,音乐故事的效果显现出来了,王老师满意的笑眼眯成了一条缝。
 
     王老师有很多音乐故事,都是边讲故事边弹琴,她的钢琴弹得像行云流水,同学们一听琴声就能进入故事情境。大概因为这一招非常奏效,后来只要我们精力不集中,王老师总会告诉大家最后要讲故事。没多久同学们也学机灵了,如果这堂课没有音乐故事,大家就会请求王老师讲一段,只要还有时间,王老师就会笑呵呵的欣然接受。当然也有失望的时候,我们就只好眼巴巴地期待下次的音乐课。
 
     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64、65年间,正是我国文化艺术空前繁荣时期。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各种汇演繁花似锦,优秀的歌舞、戏曲、电影层出不穷。王桂贤老师为了打开我们的眼界,丰富我们的音乐知识,开始教我们学习各种地方戏曲。记得王老师对我们说,你们不仅要会唱歌,也要会唱戏。中国有各种地方戏曲,我会慢慢让你们了解,也会教你们一些唱段(大意)。从那时起王老师开始向我们传授戏曲知识,我印象最深的是三堂课。
 
     一堂是京剧课。京剧《甘露寺》里“长坂坡救阿斗”一段唱腔。王老师先讲这段历史故事,然后弹着钢琴教我们唱这个京剧唱段:长坂坡救阿斗,杀得曹兵个个愁。这一般武将哪个有,还有那诸葛用计谋。你杀刘备不要紧,他兄弟闻知怎能罢休?(我这可是全凭小时候的记忆背下来的,可能有个别字的误差)这在当时可就是钢琴伴唱京剧啊,绝对比殷承宗钢琴伴唱《红灯记》早了好几年。就是现在,这段唱腔还是在京剧舞台上大放光彩,我只要一听见,就如同票友一般摇头晃脑跟着喊一嗓儿,就会立即想起王老师,就会在心里说一句,王老师,谢谢你!
 
     一堂是评剧课,讲现代评剧《箭杆河边》。又是先讲故事。剧中的男主角二赖子,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老支书痛心疾首的教育他:你财大气粗腰杆壮,又有骡子又有羊。你爹你妈去逃荒,一根扁担两根筐(我只记住这四句,感觉连不上哈,不敢瞎编)。末了还甩一句哭腔“赖子啊......”。记得我们全班特喜欢这四句,一起跺着脚打着节拍高喊这四句,也不管剧中感情是喜是悲,喊完哈哈大笑,课堂气氛活跃极了。
 
     还有一堂课是教以越剧音调为素材的《采茶舞曲》。这堂课简直神了,王老师用越剧的腔调和吐字教我们发音。还记得唱到“两个茶篓两边挂,两手采茶要分家”时,王老师用胖乎乎的两只小手给大家做示范,动作又形象又优美,我们都兴致勃勃地跟着学,全班都动了起来。每每想起当时全班同学用江浙方言集体唱《采茶舞曲》、集体模仿采茶动作、和王老师融在一起的欢快热烈场景,我都为之动容。
 
          查阅资料看到这样的说明:1987年,《采茶舞曲》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作为亚太地区优秀民族歌舞保存起来,并被推荐为这一地区的音乐教材。这是中国历代茶歌茶舞至今得到的最高荣誉。
 
     可见,60年代王老师的音乐意识是多么敏锐和超前,我们又是多么受益和幸运。现在,只要我K歌,必选《采茶舞曲》。今年3月我在上海参加外甥女的婚礼之后去歌厅,还是点了这支歌,在场的苏州亲朋大为惊讶,连连惊呼怎么唱的这么地道,我心话说了,小学就会,王桂贤老师教的,自豪啊!
  
     我们五年级,文革之前,王老师组织成立了小学部高年级合唱团,王老师担任指挥。主要成员由五、六年级学生组成,我被王老师选中参加了合唱团。我们的合唱团在王老师精心调教下,纪律严明,训练正规,歌声出色。排练中我最喜欢的一支合唱歌曲是节奏活泼跳跃、健康阳光的《我们要做雷锋式的好少年》,歌词我现在还可以背下来:
                         
                           我们要做雷锋式的好少年,
                             在这阳光灿烂的春天,
                             像雷锋叔叔那样生活,
                             从小立下了大志愿。
                            热爱集体,毫不利己,
                            专做好事,不怕困难。
                            毛主席的教导永不忘,
                            雷锋叔叔活在我们心间。
                             他是我们的好榜样,
                          鼓舞我们永远向前永远向前。
                             他是我们的好榜样,
                          鼓舞我们永远向前永远向前。
 
     好像是在参加一次海淀区“红五月”歌咏比赛时,我们合唱团拿了很不错的名次,王老师通知我们继续练习,做好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的准备。等待录音期间,我一直特兴奋,想象着我们进入广播大厦的样子,进入录音棚的样子......
 
     等待的时间好像很漫长,谁也想不到,文革突至。一切正常秩序全被打乱,我们学校作为“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温床”被彻底砸烂了。我们正处于最兴奋状态下的音乐课,就这样戛然而止。从此我们告别了十一学校,告别了王桂贤老师。大概只有王老师心里最清楚她为我们准备了多少未教的教案,也只有王老师知道我们这帮孩子,在未来通往音乐的路上,将会面临很多的困惑和曲折。那时的我已经懂事,已经尝到了突然丧失最心爱的音乐课的失落和遗憾,但还不会明白,这个丧失,将一辈子无法弥补和挽回。
 
     音乐启迪人生,音乐智慧人生。我这一生,真正用音乐开启我智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父亲,一个就是王桂贤老师。父亲的故事以后我会慢慢讲,王桂贤老师的故事今天不得不讲了出来。我们一生所学的知识,从小来自于父母师长的言传身教,长大后靠的是小时候打下的基础和不间断的自我完善。但是无论如何,在后来的几十年中,在不间断的自我完善中,我的所有音乐感觉,哪怕是最细微的,全都来自于恩师最初的点化。没有这种点化,就没有我的修行。
 
  现在每天,我都要在音乐的陪伴下生活,古典的、现代的、西洋的、民族的我都喜欢。午间时光喝着咖啡听着音乐,我会经常身不由己的站起来,和着音乐的节拍,手之足之舞之蹈之,让心情在音乐和阳光中游弋。那无限的阳光之源来自温暖的天空,来自遥远的天际。就在王老师走后的这几天,我会仰起头,透过不算刺眼的光线,在圣洁的白云中寻找王老师甜美的笑脸,会侧耳追寻王老师银铃般的童音。我终于听见了王老师穿透宇宙空间传来的声音,她对我说着每次见到我时总会说的那句话:小巧娃,你永远都是这个不变的小样子!

 
  敬爱的王桂贤老师,您都已经走了,我还会永远不变吗?将来有一天,您在天堂里教我们唱弥撒,我陪着您一起吟咏天籁之音!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2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