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五星文苑>>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组图]井冈山行随思                                 ★★★
井冈山行随思
作者:赵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6-22 0:40:16


  飞机终于稳稳地降落在江西吉安的机场上了。当我随着佛山团队走下飞机舷梯时,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感动的热流。从儿时至今,我就一直向往着有一天能踏上江西井冈山这片红土地,前去拜谒和祭奠革命前辈,2013年5月8日的那天,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们坐着大巴,向中国革命的摇篮——井冈山挺进。

  车窗外,沿途如画般的青山绿水不断扑面而来,让人仿佛沉浸在绿色的清凉世界中;而每隔一段的路边上,就有一座红色火炬样的雕塑映入眼帘,金色的宣传用语就镌刻在座座红色雕塑上,这种天人合一的红与绿的色调渲染,让正在前往井冈山的我们,早已提前感受到了井冈山独特的山林绿、历史红的浓郁氛围。车行一路,年轻导游用他那圆浑的嗓音,一个接着一个、深情地向我们讲述的井冈山革命斗争故事,不断唤起了蕴藏在我们心底的红色记忆,令我的心潮波澜起伏。一路上,跟随着导游的话音,我的眼前总是不停地变换着昨日、今日的时空场景,在历史与当下的交集中,我真的难以想象,80多年前,井冈山的革命风云,就激荡在这今日的如诗如画的山水之间!

  大井朱毛旧居

  第一天的行程我们参观了大井朱毛旧居,这是毛泽东上井冈山的第一站。它让我们通过旧居内复制保留的斑驳实物,看到了,或者想象着,更或者用心去体验着当年红军的艰苦生活情境;而当我们走出大井旧居、站在旧居外的草坪上时,又让我们用今天的眼光领略到了一种恬静与安宁的高山田园风光。那时那刻,谁又能想象得出,在这安宁与和平的背后,这里当年可曾是战争硝烟不断的战场!可能是触景生情,也可能是潜意识使然,当时,电视剧《井冈山》中红军战斗生活的画面竟然在我的眼前不断闪现:一会儿眼前是井冈山地区一派安宁的生活画面,红军将士们正利用战争的间隙开会学习,或者男耕女织;一会儿眼前的井冈山又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红军将士正在五大哨口浴血奋战;我的耳边也似乎想起了战马的嘶鸣,枪炮的鸣响……作为后来者,我们没有亲历过那段历史,现在,也只能通过电视剧《井冈山》中再现的红军战斗生活镜头,去努力追忆着、想象着红军当年风起云涌的战斗生活画面。其实,真实的历史画面可能比艺术再现的镜头,更让人惊心动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置身此地时,通过这种艺术再现或想象的感观体验,去一次次接受红色的洗礼,让心中的理想升华。

  当年,井冈山除了战争的残酷外,更令人感到残酷和痛心的是,被错杀了许多优秀的红军将士,王佐、袁文才二人便在其中。当年若不是井冈山慷慨仗义的绿林英雄王佐、袁文才接纳了红军,并连人带队伍参加了红军,最后还将自己占据的井冈山让给了朱毛红军,哪有红军自己的立足之地?可是,他们却被自己人无情地杀害了!在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中,这种由于党内错误思想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所造成的悲剧,难道还少吗?!每每想到这,我就难掩悲愤之情!……如今,岁月已将这里的战争创伤抚平,留给后人的将是无尽的思索和缅怀。

  小井红军医院旧址

  接下来是参观拜谒小井红军医院旧址。没想到,我儿时经常去看病的北京301解放军总医院,其前身竟然是小井红军医院。301医院与小井红军医院的历史与精神的传承,也可以说是灵与肉的血脉相连,让我有了一种比一般人更直接的身心体验与亲切感,好像在我的生命中,也曾与小井红军医院相识、相交过。在井冈山,红军师长张子清舍己让盐给战士疗伤的故事家喻户晓,当年红军将士的高贵品格,由此可见一斑,它让我们的心灵受到了深深震撼。在301医院捐建的红军将士战斗生活的雕塑群像前,我们留了影,以表达作为后来者的我们,对红军前辈们的无比崇敬与深深缅怀。
  
  在小井医院展出的女红军曾志的照片前,我驻足凝望许久。曾志跌宕的革命传奇人生,令人钦佩、敬仰而又可望不可及。记得我第一次听说曾志时,是因了她是陶铸的夫人。后来,知道了她前后曾有夏明震、蔡协民、陶铸三位丈夫,都是著名的革命家,前两位还是著名的革命烈士。 而且,曾志的第一位丈夫夏名震,其哥哥就是写下光辉诗篇《就义诗》的夏明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民翰,还有后来人”,从儿时至今,每当重温或联想到夏明翰革命烈士的诗篇时,就会使我热血沸腾,它始终激励着我,要为完成烈士未竟的事业而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我喜欢诗中那种宁死不屈的凛然之气。同时,爱屋及乌,这让我对曾志也更加崇敬。

  曾志的第三位丈夫陶铸,虽然看到了新中国的诞生,但却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曾志先后失去了三位丈夫,在文革中自己也饱受磨难,但是,曾志终于等到了拨乱反正、看到了改革开放,是含笑见马克思的,应该是井冈山那代人中不多的幸运者吧。曾志的一生,就像是一部浓缩的中国革命画卷精华版。

  北山革命烈士陵园

  第二天,我们来到坐落在茨坪北山的革命烈士陵园。

  牌坊式样的陵园大门上镌刻着“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九个烫金大字。站在山脚下的大门口,向山上一眼望去,背靠北山、依山势而建的井冈山北山革命烈士陵园建筑群,大气磅礴,庄严肃穆,置身其间,使人心中陡生“圣地”之感!

  到这里参观凭吊的人群尽管络绎不绝,但是,这里没有大声喧哗,没有烟雾缭绕,没有叩首跪拜,没有人间庸俗,有的却是每一个前来的拜谒者,抑或是朝圣者的革命敬意和深深的缅怀。在此,人们只能用鲜花、敬意与缅怀来谒见先烈。凝重、肃穆、神圣的井冈山啊,不愧为是中国革命的圣地!

  踏入陵园大门后,经过花坛,再登上顺山而上宽阔的台阶即进入纪念堂。纪念堂大门上方写有烫金横幅“井冈山根据地革命先烈永垂不朽”。纪念堂设有瞻仰大厅、左、右陈列室、吊唁大厅、忠魂堂。

  走进瞻仰大厅,在 “死难烈士万岁”六个大字的汉白玉墙面前,我心中默哀致敬后,便来到陈列着建国前牺牲的革命先烈生平简介的左侧陈列室。看着每一张烈士的照片(有的竟连照片都未留下),读着他们的生平简介,我的心被一次次震撼!他们那样年轻,但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与信仰,甘愿用鲜血乃至生命,铺就共和国大厦的基石,他们不愧是中国革命道路上的光辉典范和不屈不挠的献身者!

  候峰教授的女儿旬阳,多年来,一直在海外读书。这次,候教授特地带着女儿旬阳与我们一同前往井冈山。一方面是能亲临井冈山,拜谒家族中为革命牺牲的先辈旬淮洲1)烈士;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唤醒年轻一代人对井冈山的红色记忆,传承红军本色和红军精神。

  旬淮洲烈士是候峰老公的堂叔祖父,也即是女儿旬阳的曾叔祖父。由于旬阳的身上流淌着先辈的血液,尽管她跟随着我们,一路静静地观看,但是,当我们来到旬淮洲烈士的照片前时,可以想见,在她平静的外表下,一定深藏着彭湃的激情。
在旬淮洲烈士的照片前,候峰教授轻轻地向我讲述着旬淮洲与她老公家的血脉关系。并告诉我说,当年,旬淮洲是红军北上抗日先遣团的,在北上抗日作战时牺牲的。我说:“那不是和方志敏一样吗?!那可是为红军长征开路的啊!”候峰说:“是的,是的。”听到此,我的崇敬之情油然升起,我忽然联想到几年前的事。2009年,在国家开展全国“双百”2)人物评选时,在建国前的人物中,我就曾投了方志敏和旬淮洲的一票。因为,在我小学一、二年级时,就在妈妈送我的革命读物中,知道了方志敏写有的《可爱的中国》;初中时,又读到了课文中方志敏的诗句“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方志敏那种荡气回肠的革命激情,让我热血沸腾。那是一个崇尚英烈的时代,记得,儿时因为敬仰方志敏,我连自己名字中的“闽”字都经常写成方志敏的“敏”字。而在国家进行 “双百”人物评选活动时,我知道了旬淮洲的事迹,他和方志敏一样,是为了红军的长征,担当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团的指挥员,并在作战中牺牲,旬淮洲牺牲时年仅22岁,很让我为之动容。因此,我告诉候峰,我特别敬仰作为北上抗日先遣团的方志敏与旬淮洲,在前两年(2009年),国家开展全国“双百”人物评选时,在建国前的人物中,我就投了旬淮洲和方志敏的一票,还投了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以及被叛徒杀害的红军干部王尔琢的票。而且,我还代老公和孩子各投了一票,每个双百人物的名下都有三票了!候教授听了很激动,说:“赵工,中央电视台连播了两天旬淮洲的事迹……”我说:“我都看了,只是没想到与你家有关系……”。

  接着,旬阳和我依次来到吊唁大厅。

  当我们静静地步入吊唁大厅后,满目看到的都是黑色大理石墙面上布满的烈士名录,刹那间,极度肃穆沉重的氛围立刻袭上心头,让我有一种痛得快要窒息的感觉。那墙壁上密密麻麻地镌刻着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壮烈牺牲的烈士英名录,共有15744位。在目力所及的地方,我心中默默念着其中一些烈士的姓名,以示表达着后来者对井冈山烈士的缅怀和敬意!然后,我又轻轻地走到汉白玉的无名纪念碑前,在无字碑前站立无语,为牺牲的四万八千余人的无名烈士,默默鞠躬,鞠躬,再鞠躬!

  尔后,我们又来到右侧陈列室,这里展览的人物照片都是参加过井冈山斗争并活到建国后的领导人的挂像。

  在这里,我见到了我当年就读北京十一学校的同班或同届同学的父亲照片,其中有周小瑛的父亲周玉成(曾任总后副部长),陈人康的父亲陈士渠(曾任工程兵司令员)。我想起了文革初期,军队各总部、各军兵种大院受到冲击大乱时,周小瑛曾说过她父亲在1927年,就跟随毛主席上了井冈山,革命快40年了……。那不是一个人的简单生命经历!在漫漫革命征途中,它包含了前辈们多少不为人知的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史啊?!从1927年上井冈山开始,为了给苦难的中国寻求一条光明的出路,红军将士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一路披荆斩棘,终于让井冈山的星星之火,燎原成势,创立了新中国,那是何等的千秋伟业啊!今天,在我到了心驰神往的井冈山后,面对着开国元勋们的照片,再回望对面陈列室中烈士们的照片,想到还有那数以万计的有名或无名死难烈士时,心中竟有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不胜感慨!

  左、右陈列室中的生者与死者近在咫尺,但生命之路却又相隔那么遥远,那么不尽相同。我忽然想到,在井冈山,的的确确还有一些当年的红军战士,由于当年作战受伤致残,红军撤走后,便留了下来,一直在本地务农至今。他们没有开国元勋们生前的荣耀,也没有死难烈士身后的哀荣,但他们同样为创建新中国付出了鲜血,我们同样不应忘却他们!如今,活到开国后的生者,在百年之后也追随着死者而去,当年井冈山的红军将士们,又聚在了一起,用他们的在天之灵,继续共同守望着他们为之奋斗终生的共和国!

  我们步履沉重,静静走出纪念堂,只见松涛低鸣,翠柏沉哀。带着对革命先辈们深深的敬意和缅怀,我们留下了拜谒井冈山烈士陵园的历史镜头。



在北山烈士陵园的纪念堂大门前留影。左起:候峰、赵闽、旬阳。

  几天下来,我们让自己的脚步,沿着井冈山红军战斗生活过的遗址、遗迹,慢慢地行走,好让我们的灵魂跟上脚步,吸吮红军精神的精华,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洗礼,让自己的思想得到升华。

  井冈山用自己绿意盎然的山水与自然景观,以及独特的红军革命人文历史气质,将历史、现在与未来连接在一起,相信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心里终将会保留有一方净土,保留有对井冈山山水的敬畏,保留有对红军的敬仰,在自己的前行道路上找到人生方向。

        注释:

  1)据候峰本人认为,井冈山烈士旬淮洲,家族中记载为旬怀州。本文采用“双百”人物评选中的称谓表示。

  2)“双百”人物评选——指2009年,由中宣部等11部门联合组织开展全国“双百”人物(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


2013-06-17于佛山定稿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