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同学会动态>>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图文]记小学63届三班的一次聚会                               ★★★
记小学63届三班的一次聚会
作者:宋少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27 18:07:55

2013年十月下旬,我们这些1950年出生的同学,为了纪念1963年十一小学毕业分手五十年,在总后第一招待所餐厅,共同回顾小学六年的美好时光和五十年来的不同经历。袁再青同学(合影图片后排左五)慷慨解囊做东。不论同学搞什么活动,他既是积极的参加者,也是热情的支持者。

这次活动的动议,来自前一次小范围的聚会。那次是找到了小学毕业后,多年不见的苟宏斌同学。苟宏斌家住在总后,毕业后考入师院附中,从此渺无音讯。是冀湘生同学(合影图片后排左一)在互联网通过名字搜索找到的。这次朱一云(合影前排右四)同学甚至找到苟宏斌所在的空军学院离退办,也没有找到他。朱一云还找到了当年的好学生匡六一,可惜他未能前来参加。徐克平同(合影前排左三)学找到了不远万里,在美国的钱永真(钱学森之女),也把千里之外,在江苏的王宁英(前排右三)请来。正是有许多如此热心的同学,此次聚会才得以成行。遗憾的是,班主任傅静山老师因庆祝老伴生日没来,但他没忘记我们这个当年的“乱班”。许多因故不能来的同学,都表达了歉意和祝愿。于瑞同学因在云南,特别遥祝“小伙伴,老同学”幸福、健康。在学校时,陈道南(合影图片后排右二)前脚刚转学走,后脚袁建军就转来,虽然在学校没有相遇,但当兵时却在一起。可见当年能相遇、相识,就是一种缘分。

吃饭时,同学们回顾了在校时的情景。一、二、三年级时,在张薇老师的带领下,我们还是一个先进的班集体。从四年级以后,就逐渐变成了有名的“乱班”。下课后,我们这些男生,不是爬墙头跑到永定路去玩,就是窜到锅炉房、花房、或是猪圈。当时喂猪的饲养员叫王平,管理员姓赵。我们时常打白色的“巴克夏”大种猪,吓得它跳出猪圈到处跑。我们还高喊“王平是我儿,赵光腚是我儿”。气的赵管理员一次佯装生气,拿着棍子追打我们,还用带有方言的口音说:“我今天不打你们两下,就对不起你们!”我们一边笑,一边四散逃跑。如今想起这些恶作剧,少了许多当年的笑意,更感到年少时的无知和调皮,伤害了照顾我们生活的这些叔叔。赵管理员还会杀猪,每到花房有猪的嚎叫时,我们就跑去。赵管理员熟练地把猪捆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然后是放血、吹气、开水烫、刮毛••••••这些程序至今还记忆犹新。由此想到,当年我们的成长,离不开老师,也离不开这些后勤战线的叔叔阿姨。

当然,我们也没忘早年同学的特长,宋飞荣(前排右一)如今不仅是体育精英,也是训练有素的歌手,她首先引吭高歌《塞北的雪》,随后是男生歌手徐林青(后排左四)为大家助兴,几首曲罢之后,张晓茜(前排左一)又加入,一同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出乎意料的是,张晓茜唱的是女生二部,重唱的和声,显示了两人的音乐造诣。

我询问了钱永真,是否还记得当年在十一的事情。她说,虽然只在十一两年,但记忆还是有的。晚上回到宿舍,和女生快乐的游戏,使她历历在目。我们认为,最精彩的是,在高年级操场的大槐树下,钱永真和一位男生的赛跑,最后钱永真获得了胜利,表现了良好的身体素质。她还告诉大家,后来转学到香山慈幼院。还说到她父亲治学严谨的态度,电影《钱学森》陈坤是否神像的问题。文化大革命学校准备让她去兵团。回家后,她把情况告知父亲,父亲平静的问她是否想去当兵。她没想到的是,父亲得到她肯定的回答后,她很快就成为一名军人。随后经历了上大学,出国,目前在美国搞生物医学。我把自己做的光盘《我们的60年》和《母校情怀》,送给她,是想告诉她,同学们还记得你。因为里边有同学对她的回忆,也有我拍摄钱学森去世时在八宝山,她一闪即逝的镜头。到底是五十年没见,再加上有报道说,钱家的孩子在美国都挺有成就,我觉得钱永真可能会离我们“远”一点,可能不会太在意这些早年的同学。

没想到我错了,更没有想到她会给我写邮件。因此,钱永真11月写来的邮件,我12月才看到。第三个没想到是,她会“含着眼泪”看完光盘。我想,肯定会有同学为光盘的内容所激动而流泪,但我只会感谢,不会惊奇。后边让我感动的是,她还说到她父亲对父辈们的敬佩和情感,也说到去为他们扫墓和怀念的学校生活。这封发自肺腑之言的邮件,改变了我对她的看法,也在征得她的同意后,附在本文后边,让大家共同分享同学间的一份感受和情谊。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年爱说爱笑的胡光(后排左三),如今城府很深,少言寡语的;早年不显山露水的曹中南(后排右四),如今倒挺活跃。唯一不变的是同学间几十年的情谊,像一坛陈酿老酒,愈发醇香厚重,让人依依不舍。几个同学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这个意思。但不如王晓望同学(后排右五)说的最干脆:“这样的活动,咱们以后还要多搞!”撰稿宋少恢

钱永真的邮件

少恢:

你好。我是含着眼泪看完“我们的60年”和“母校情怀”的,做得真好!你发自肺腑的解说词也深深打动我。感谢你为大家做了这么件大好事啊! 我真得学到了很多学校的故事,和“十一”的情缘更亲了。
 
父母没有时间管我们,使我和我哥开始了住校的小学生活。两年的“十一”生活学习,我并没有认识除咱们班以外更多的同学,可在光盘上看到了原二十基地孙继先,李福泽司令员的儿子,还有更多父辈在两弹一星事业战斗的后代们,真没想到他们也都在“十一”!我说过,我父亲对为共和国献出生命代价的革命前辈,心里充满敬佩。在家里,他对自己的工作从没说过什么,但我记得,当我当兵进入国防科委(现在的总装)后,他说过:基地工作的孙继先司令员、李福泽司令员是非常好的司令员。我知道他心里是多么高兴能和优秀的部队领导合作,爸爸是怀念他们的。 这次,我去酒泉基地的烈士陵园,特别在他们的墓前默哀。我们为父辈为之奋斗的事业骄傲,在踏上父辈足迹的地方缅怀他们。
 
小帆说我在钢絲床上蹦床,非常真实。我平生是第一次睡上钢絲床,多新奇和高兴啊!我和大家一起度过自然灾害的年头,能在学校吃上打来的黄羊,足以证明父辈们的爱恋。现在回忆起来,倍感母校的温暖。以后,我当兵,出国学习,远离了家,“十一”学校的革命传统敎育为我打下了坚实人生的基石。
 
少恢,想必你现在在开始相聚的同学时,又找到了不少同学,接着做你的采访吧!这是太有意义的工作!
 
这次克平精心组织了聚会,有你和袁再青挺力,我实在是万分感激。和大家在一起,友情永远那么亲!
 
少恢,我记得咱们入队唱得更多的是老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我深深记得当大队长在大队会上领说: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我们全体宣誓:时刻准备着!的庄严时刻呢。“共产主义接班人”是78年以后唱的,我们该都入团了。
 
好了,匆匆给你写伩,再次致谢。

祝好。永真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