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难忘母校>>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忆和前苏联小朋友的一次联欢                                 ★★★
忆和前苏联小朋友的一次联欢
作者:金逊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7-20 0:46:16

  2008年5月8日,我看到“十一”同学会为纪念同学会成立20周年出版的画册中有一张学校部分学生与前苏联小朋友合影的照片。我惊喜地发现,照片右侧靠上最边的小男孩正是本人。这张照片唤起了我已尘封了五十年的记忆,但已是朦朦龙龙的了。

  那是1957年九月,我由重庆八一小学转到新北京十一小学三年级不久的一天,班主任张汉如老师把我和伍建中、王清野等五人(另两人记不清了)召在一起,通知我们参加学校为纪念苏联“十月革命”和苏联国庆40周年组织的与苏联小朋友的联欢活动。接着张老师给我们讲起了“十月革命”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国人民在列宁领导下推翻了沙皇统治,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即苏联。因是俄历的十月,所以称“十月革命”,这一天也就是苏联的国庆日。我们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在苏联“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取得的。苏联就像老大哥一样,不仅从物力、财力上,还派来了许多专家支援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其中要和我们联欢的小朋友们的父亲都是军事专家,他们随父母一起来北京。张老师还说,既然是联欢,双方都要准备节目,学校让你们五人准备男生小合唱,演唱“小鸭子”。你们一定利用下午课外活动时间去音乐教室认真听王桂贤老师的教唱,抓紧时间排练好节目。听了老师讲的话,我们都很兴奋,表示一定认真排练。

  “合作社里养了一群小鸭子,我每天早晨赶着它们上学堂……。”每到下午课外活动,从音乐教室里不时地传出王老师弹着钢琴,一遍一遍地教唱声和我们男孩的童声。临近联欢的时间了,我们有时周末也不回家,加班练唱。记得有次周日,上午练唱下午休息时,伍建中带我们到他家看养的小兔子。

  记不清具体的日子了,也许是11月7日吧?因为快到联欢的日子时,广播里经常播放着“莫斯科 — 北京,莫斯科 — 北京,前进! 前进! ……”等中苏友好歌曲;电影院里也放映着《列宁在1918》等苏联电影;大街小巷也是红旗招展,标语悬挂,就像我们自己过节一样庆祝“十月革命”和苏联国庆40周年。

  那天一早,我们乘坐一辆大轿车离开学校,来到了西直门苏联军事专家的居住地(即现在的总政西直门招待所)。下车后先在一栋两层的小楼一层的前厅里集中,那里的一位领导先讲话,对我们的到来先表示欢迎并介绍了活动安排和注意事项。最后让一位翻译阿姨临时教了我们几句俄语单词,我只记住了:

  “日德拉斯得维依”(你好)和“达斯维达尼亚!”(再见)两个单词。

  我们从楼里出来,迎面看到一群苏联男女小朋友欢呼雀跃地跑到我们跟前,正当我目不暇接时,突然一个身高和我差不多,一头黄色卷发,一双深陷在眼眶里的蓝眼睛和鼻梁略高的男孩满脸喜悦地举起右手向我行礼,还没等我还礼就拉着我的手叽哩哇啦地说了一些俄语并递给一张俄语明信片。我也高兴地握着他的手用刚学会的俄语单词,生硬地说着“日—德 —拉 —斯 —得 —维依 ! ”顿时,他笑着高声地喊着拥抱着我。尽管我们都听不懂对方说的啥意思,但双方无拘无束地喜闹就像一见如故的好朋友了。

  我两随着大伙一起来到小礼堂外的十几个台阶上照了一张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张合影照,在进入礼堂时,我把明信片递给了站在门口里的那位翻译阿姨,请她帮助翻译成中文,由于时间过去长久,阿姨说的多数内容也记不住了,只记得那位男孩叫伊万诺夫。

  我们在礼堂里就座后,苏方老师先讲话,接着是我们带队老师讲话,由于为了让双方都能听明白对方讲话意思,他们的发言都由翻译阿姨帮助翻译。也许都是第一次和异国小朋友联欢,第一次靠翻译才能听明白对方的讲话,我们感到既好奇又新鲜,总是被一些怪声怪调的发音引来忍不住的大笑。

  双方老师发言结束,开始表演节目。现在我已记不清双方都表演了哪些节目,只记得我们男生小合唱表演完,我回到座位时,伊万诺夫右手翘着大拇指,不断地对我说着“哈拉绍!哈拉绍!”(即好!好!),当时我虽听不明白他说的啥意思,但从他那激动的表情上感到是在夸我们唱得好,我也不管他是否能听明白,不断地对他说:“谢谢!谢谢!”

  节目表演结束后,我们来到一个小操场看垒球比赛。现在记不清是他们和我们高年级的学生进行的友谊比赛还是他们自己给我们看的表演赛。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形式的体育活动,感到非常新奇,后来学校体育课也组织我们学习打垒球。
到了午饭时间,我们和苏联小朋友一起走进他们的餐厅。大厅里摆着几排长桌,每

  排长桌两侧是长条木凳。桌上放着各种点心、面包及菜、汤和水果。伊万诺夫拉着我和他并排在长凳上,其他同学也和我俩一样都与自己结交的苏联小朋友并排坐在一起,记得伍建中结交的男孩个头比他高。我是生平第一次吃西餐,伊万诺夫主动教我使用叉子和刀子并热情地往我盘子里夹菜。记得我用刀子切苹果时,苹果一滚动把汤溅到桌上,弄得我很狼狈。伊万诺夫马上拿抹布把桌面擦净并帮我切开了苹果。

  午饭后,我们准备返校,苏联小朋友门簇拥着我们走到轿车旁,目送我们登车,他们挥动双手。我看见伊万诺夫冲着我微笑不断地挥手,我也微笑向他挥手示意。不知谁领头大声喊着“达斯维达尼亚!”大家随之大喊“达斯维达尼亚!达斯维达尼亚!”车下他们也高喊“达斯维达尼亚!”汽车在一片“再见”声中缓缓启动,直到汽车拐弯走出大门时,我们还看到苏联小朋友站在那里不断地挥手。
回校后,由于年少加上也没这方面的心,我也没和伊万诺夫联系,他送我的明信片也没保存下来,但他的模样和名字都一直记着。不知道当年同去的同学中有无更多更清晰的记忆?或者有跟前苏联小朋友保持联系的?说起来这毕竟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算起来,当年和我们联欢的前苏联小朋友和我们也一样,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了,不知他们如今生活怎样?如有机会能和他们再次相聚真会别有一番风趣!


                       2012年6月23日 端午节  写于北京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2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06069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