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难忘母校>>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万寿寺的记忆                                 ★★★
万寿寺的记忆
作者:江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2 19:36:16

——我的启蒙老师

  2013年7月19日凌晨,万寿寺门前的小河闯入我的梦中,将我摇醒。那条河一手拉着紫竹院公园的黄湖,一手牵着颐和园的昆明湖,潺潺无声,清澈悠远。

  我的记忆里,万寿寺不是寺庙,她是孩子的摇篮,是我心中的圣地。那里树荫下的房间里小床挨着小床,课桌挤着课桌;那里的空间响着串串孩子们的歌声、整齐的读书声、银铃般的叫声,娇嗔的吵闹声;那里的石砖地印有我们童年(万寿寺幼儿园)和少年稚嫩的足迹;那里的清晨我们尊敬的老师永远年轻;那里的夜晚校长和书记给孩子们盖被子,摇醒尿床和生病吃药的儿童;那里我们学会念a阿、b波、c次、d嘚,学会1+1=2;那里的女生也会踢足球,男生也会扔沙包;那里的海棠树永远不结果;那里我们一天天长大……

  我在ㄅ一班。男生学习最好的是司秀,永远捧着一本书坐在课堂外的台阶上,一年级就看大部头的《保卫延安》;女生学习最好的是何京延,几乎每次考试都100分,白白的脸上挂着微笑,他们很令我敬佩。还有两位来自内蒙的同学,一位叫王韵华,一位叫张波,张波画的小人儿老是那么好看。我们每星期能回家,他们要等寒暑假才能回家。我曾经有两个的同桌,都是男生,是老师故意让他们坐在我旁边的,因为他们很调皮。一个是蓝青茵,在课桌里养蚕,还在我和他的课桌中间用小刀刻了一条线,厉声令我不能越线;一个是马竞宁,他是回民,课桌里老是放着杨树叶的梗,用来“拔根”玩儿,他还喜欢踢足球,上课铃响,他总是大汗淋漓的坐在我身旁。

  我们成立了少先队。中队委员聂卡加书包里的好吃的最多,她每次都大方地和同学分享,除了糖、豆,还有白薯干,我们羡慕她的爸爸妈妈那么疼她。渐渐的,她书包里好吃的也少了。有一次回来只有一个小油盒,里面装着几颗大盐粒,她拿出来,让我们每人轮流添一口,在缺盐少油的日子里,觉得大盐粒也那么有滋味。现在我们班最优秀的林建超,那时和我一样是中队委员。还有一个中队委员孟东宁成了我终生的好朋友。

  班主任伊秀宝老师,像我们的妈妈,严厉而慈祥。我们全年级的教室依次排在一个很大的院落里,出口是漂亮讲究的砖砌圆门。下课了,同学们在院子里踢球,跳皮筋。一次期末考试,规定没有特殊原因不许出圆门,一律在院内复习功课。虽然我算是好学生,也耐不住反复看已经会了的题目,便和黄园园商量着怎样“偷偷出圆门”玩儿,我们成功溜出。怎么回去呢?8岁的我们想到医务室看病,有医生的假条,就不会挨老师说了。学校规定看病要老师的字条,园园说她写的字像老师,我说我写的字像老师,争执的结果是我写,我趴在墙上自以为是的学老师写了个条。到医务室门口,园园示意我先进去,她在门口等我,我把条子刚给小任护士,就被她识别为假,说要告诉伊老师。门口的园园立即跑回教室,找伊老师开了条子,又送到医务室才给我解了围。回到教室,正在开晚班会,我红着脸低着头始终不敢看老师,到结束也没听见老师对我的批评。老师的信任使我再也不敢说假话做假事了。

  张微老师是我们的算术老师。她吸引我们的数字是一幅优美的图画。她说,如果大家上课听讲,就能得大5分,有一个同学做不到,就不能得。我们先在黑板右上角得了个大5分,后来,这个单笔5,变成立体,每次上课,她会在5分上添一朵花,或一条缠绕5分的绿叶,到了期末,那个5分上绕满绿叶花枝,成为我们的骄傲。以后我转学,又上了中学、大学,都没有看到老师在黑板上用数字画这么漂亮的画。

  音乐老师马音华,来自总政文工团,常常被调皮的男生气的掉眼泪。她声音很好听,教我们唱军歌:“炮火连天响,战号频吹,胜利在召唤,我们英勇的解放军整装上前线,用我们的刺刀枪炮头颅和热血,英勇杀敌立战功。”

  我们的校长是大名鼎鼎的丑子冈,她是延安保育院院长,养育过很多烈士遗孤和将帅子弟。解放后是我们万寿寺幼儿园院长,1960年学校成立是我们的校长。开学典礼时,她已身患重病,但还是很努力地大声讲话。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们在台下肆无忌惮地嚷嚷着。不久她就去世了。很久以后,《中国青年报》发表“一封充满革命激情的信”,才知道她是那么了不起的革命妈妈。

  在万寿寺住过三个宿舍。一年级宿舍紧挨教室,男女生同室,生活老师和我们住在一起。那些夜晚哭着找妈妈的同学常常是生活老师照顾的重点。

  二年级有了女生宿舍院,全年级女生住在一个大宿舍。不知哪个同学抢来男生的足球,就在院里踢了起来,很多女生加入,十分热闹。一次夜里起来,看到书记在给同学盖被子,他看到我,小声说:“别着凉啊!”我记得书记是中校军衔。那时我们只在院里玩儿,还不敢在宿舍里闹。

  三年级时,搬到靠走道的小宿舍,全是同班女生。那里成了我们的天地,我们模仿课本里的朝鲜大娘给志愿军送粮食,扛着枕头当粮袋,“翻山越岭”从一个床跳到另一个床上,不亦乐乎。周末要回家了,很多同学忙着换衣服,没有窗帘,怕外面的男生看见,我自报奋勇扯着毛毯当窗帘,没防备开着的窗户,连人带毛毯摔出窗外,好现眼啊!弄得我狼狈不堪,好在窗台不高,又有毛毯缓冲,没伤筋骨。

  医务室对我们来说是亲近之地。我们上学正是三年自然灾害之时,粮食匮乏,商品奇缺。医务室的酵母片成了最好的零食。于是装病说肚子疼,就能得到一小袋酵母片,放到嘴里又香又有点儿甜。一来二去,被医生看出来了,那是个和爸爸差不多年龄的男人,说话声音比小任护士低,比小任和气,他拉出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卷糖递给我,我想起父母说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执意不要,他坚持给我,我挡不住糖的诱惑,接受了。悄悄地想,就算借他的,下星期还他就是了。周末回家,从父亲那里要了一卷糖,比医生的那卷多了两颗,便吃了两颗后还给医生。医生看到那流满孩子口水的卷糖,笑了:“拿回去慢慢吃吧!”小小的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天亮了。甜甜的记忆,就像万寿寺门前的小河在我的心中缓缓流淌着……

  作者:江林,曾用名:江小林。万寿寺ㄅ一班。曾任职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警通连,第四军医大学政治部,总后勤部政治部宣传部,解放军报社,解放军出版社;在香港《华人》月刊、《时代》出版社任总编辑。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