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难忘母校>>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献给母校建校60周年的一份厚礼                                 ★★★
献给母校建校60周年的一份厚礼
作者:金逊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8-16 0:06:54

  我怀着当年阅读老一辈撰写的《星火燎原》文集的心情,拜读了64届小学毕业的校友们自编自撰的文集《情归十一》,感到非常亲切。原因之一,我和他们曾在母校共同度过了六年时光。他们大多数是1958年9月进入十一学校(当年称十一小学,1960年9月设立了初中部后改称十一学校),1964年7月小学毕业,而我是1957年9月由重庆八一小学转入十一学校小学三年级,1964年初中毕业。其中还和他们中的陈小明、展珊珊、田燕华、王永华、方子林、李联伟和周东东(看书得知)等七名校友同时都考上了北京101中,他们上初中,我上高中,直到1968年2月我参军入伍,和他们七位又在101中共同度过了三年时光。原因之二,他们中间有许多是我熟悉的人。王昌冀(其父亲和我父亲是同在西藏工作的战友)、王向莉(同班同学王向荣的妹妹)和王毛点三人早在学校就认识;李妞和袁小朝因同在一个单位工作及张东明的夫人和我夫人同在一个实验室工作而认识;因联姻关系和唐双和(我大嫂的妹妹)、李东莉(曾是我四弟媳妇)而认识;此外和黄力燕、韩微、汤扬、张纪新和禾军等则是参加同学会的活动认识。看到身患绝症、不久就要离开人世的黄力燕,作为同学会的理事、年级分会的负责人,在自己家中仍为贫困患重病的同学组织大家捐款的怀念文章,能不催人泪下?能不肃然起敬?!原因之三,同班同学刘纪华的弟弟刘纪康和李韧两位很有才华的校友虽不认识,但也是通过参加同学活动早有所闻。对他们过早地病逝和大家一样,无不感到遗憾和悲痛。

  看完了《情归十一》,感受颇多,归纳起来主要四点:

  一是书中写到学校的人物广泛。从校领导到教师、从教师到职工;从班主任和教主课的教师到教辅课的教师以及负责生活的教师;从本年级的同学到其他年级的校友都有反应。仅和我同班的贺陵生、孙德战、钱春莎、王向荣、周春英和鲁红虹等同学书中也都提到。充分体现了母校爱、师生情和同窗谊,深深地感受到当年的十一学校就像一个温馨的大家庭。

  二是书中收集的各种资料丰富。有反应学校当年各种设施的照片、有反应学生当年各种活动的照片及他们年级各班小学毕业的合影照;还有当年的记分册、奖状喜报、电影海报、校刊以及当年吃饭用的碗、盘等,甚至向导校长为35周年校庆写的两首词原件和曾教过他们的教师名单及在校的部分职工名单也都收集在里面。可见,他们在编辑此书时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同时也真要感谢那些能将这些宝贵的资料保存下来的有心人。这里我要特别提到63届初中毕业的郑晋华,是他把珍藏了五十多年的1963年6月1日学校印制的校刊《学校与家庭》捐献了出来,使我在看书时看到校刊第三版上有我初二时的班主任王兆墉老师写我母亲教育孩子的文章“继承先烈遗志,教育好革命后代——记张文心同志家庭教育点滴”(该文也曾发表在1963年7月3日的《北京日报》上)。

  尤其是在今天学校原有建筑几乎无存的情况下,书中收集到大量反映学校当年的教学楼、教室、礼堂、图书馆、食堂、宿舍、操场、花园等各类设施的照片,让我们当年学子看了再次感受到当年的十一学校就像一个美丽的大家园。

  三是撰写的文章生动实在。文章中少有的是华丽的词藻,多的是朴实的语言。每读一篇就像是拉家常似的再给你叙述着往事。我很佩服他们的记忆力之强,要知道文章中叙述的大部分仅仅是他们从七、八岁到十四、五岁之间所经历的事。也正因为他们对人物记忆得具体细致、对情景记忆的全面丰富,所以文章读起来不感到空洞无味而是非常生动实在。相比较之下,本人深感记忆力比起他们逊色多了。就拿对魏兆麟老师来说吧,他曾是我六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班主任。在我记忆中他是个很严厉的老师,会打篮球,原是北京青年篮球队队员,课余之外曾教我们打篮球,其他一概不知。相反初一时,魏老师为了锻炼我们细心的计算能力,常出五道四则混合运算题进行测验,每题20分,如果计算题哪一步算错,该题结果必错。我就有两次测验都不及格,便对魏老师不满。是当我看了朱亦民校友的文章“一段忘不掉的陈年往事”,才知道魏老师是北京大学品学兼优的高材生,他始终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牢记朱老总等革命前辈的嘱托,教书育人,坚持在三尺讲台前辛勤耕耘几十年,直至患重病不能再从事一线教学工作时他伤心地落下了眼泪。我被魏老师热爱教学的精神而感动,为魏老师曾是我两任的班主任而骄傲;同时也为当年对魏老师的不尊而内疚。虽说近年来每次和魏老师相聚提起往事表示过忏悔,魏老师总是一笑了之给予谅解,但借此我仍要向魏老师表示歉意:对不起,亲爱的魏老师!衷心祝愿魏老师和师母(她和舅妈是相处很好的同事)健康长寿!

  四是用他们个人成长的经历证明了当年的十一学校不是“贵族学校”,培养的也不是“修正主义苗子”。在那场“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年代,十一学校曾被批判为“贵族学校”,培养的是“修正主义苗子”。1992年在母校40周年校庆之际,我曾写过一篇“母校琐忆”的文章,用本人在学校学习、生活的感受批驳了对学校的不实之词。但与他们相比,我的文章只是泛泛而谈,显得太笼统,而他们的文章通过对在学校学习、生活、劳动及游玩等情景具体细致的描写,把学校从大处着眼,小处入手教育我们为建设祖国保卫祖国学好本领热爱劳动勤俭节约,争当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革命事业接班人很生动很形象地展现给了读者。特别是他们还讲述走上社会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所取得的成绩时,都不约而同地归根到是母校的教育打下的基础。这些都是对母校不实之词更有力的批驳。

  今年10月是十一学校建校60周年大庆的日子,他们自编自撰的纪念文集《情归十一》结册出版,正如十一同学会会长李延大哥在致他们的文章中所说“对于十一同学会,对于我们的母校来说,都可称得上是为传承‘十一’精神的大事一件,喜事一桩啊!”也正如他们在后记中所说“这本书,也是我们小学64届同学献给母校的一份生日礼物。”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2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