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难忘母校>>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组图]难忘师生情,难忘甲六班                                 ★★★
难忘师生情,难忘甲六班
作者:65届甲六班毕业生赵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3-20 0:54:21

  岁月静静流淌,转眼不觉间,我们这一代十一学子与母校就已经共同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光阴。随着母校60华诞纪念日的渐渐临近,在母校学习、生活过的美好往事,如同涓涓细流,不断地从心底流泻出来。每当我忆起在母校度过的美好时光,想起我们甲六班的班集体时,就会涌出无数的兴奋和恋情,就会感到无比的甜美和幸福,那真是一个令人终生难忘的金色童年啊!

  我要上小学了

  1959年的秋天,我要上小学了。奇怪的是,我没有和炮司大院幼儿园的其他孩子一样,到炮司大院附近的培英小学去报名上走读学校,而是要离开家里、离开熟悉的小朋友去读住校生。当时我很着急,还挺难受、也挺不乐意的。后来妈妈告诉我,因为爸爸当时在留苏,妈妈从军队转业后又在人民大学读书,平时家里没人管我和妹妹,所以组织上才照顾我,要送我到一所学习条件更好的寄宿制学校——“新北京十一小学”去上学,因指标有限,全大院能上这个学校的孩子并不多。后来,妈妈带我到十一小学报名上学,乘坐38路公交车到玉泉路车站下车后,到玉泉路的一个叫“三八妇女商场”的商店里和铁道兵大院问了好几次路,才找到我即将入读的“新北京十一小学”。当一座像花园抑或是公园的学校柳暗花明般矗立在我眼前时,我真是惊呆了!站在校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喷水池和一派苏式建筑风格的红色尖顶大礼堂,走进校园后,看到掩映在绿树中的红色教室,美丽花园、绿草茵茵的大操场,此前为上学而焦虑的一切不快都烟消云散了,心想,我一定要上这个如此美丽的学校。妈妈带着我,在将教室与食堂、宿舍连通的明亮宽阔的封闭走廊中排队等待入学考试,终于轮到我入教室应试了。一位女老师和蔼地问了我的名字,我在自报姓名后,还特地学着大人的口吻解释说是福建简称“门”里一个“虫”字的“闽”,老师笑了。之后考察我的数数儿能力,我一口气数了好几百后,老师又让我看了一下铅笔盒里的东西,合上盖儿后,叫我复述了一遍。就这样,简单的入学考试结束了。

  1959年9月1日,我和炮司大院同一个幼儿园班上的李五一、姚苏红、苏燕燕等几个孩子有幸成为“新北京十一小学” 的小学生,可惜我们四个小熟人分别分到了甲三班、甲五班(2个)和甲六班。当然,在我分到的甲六班中,还有几个是家住炮司大院后经插班到十一小学的同学,还有是后来随父亲调入炮司大院的转学来的同学。

  另外,说起我和同学们的名字,也都各有一段故事。当年,根据父母随军转战南北的某个地点为孩子起名,正是我们那一代军人子弟姓名的一大特点。我之所以单名取“闽”字,也正是因当年父母随三野的炮兵部队从上海南下打到福建前线后孕育了我的缘故,而学校中叫“沪生”、“闽生”、“京生”等的也大有人在。

  我的老师我的班

  上小学一年级时,徐葆华老师任我们甲六班的语文老师,阮洁英老师任我们数学老师。那时候,徐葆华老师年轻、漂亮、温柔,普通话讲得特别好;而阮洁英老师穿着极为讲究,经常身着带花边衬裙的各种花色素雅的旗袍,但因为总是一脸严肃,令人望而生畏。因此,个别淘气的男同学们欺软怕硬,总爱在语文课堂上闹课,但却不敢在算术课堂上造次。

  我喜欢上徐老师的课,听徐老师讲的纯正的普通话,我和同学们也常常学着徐老师的口吻朗诵课文,我还喜欢用刚刚学会的汉语拼音,一遍又一遍地朗读许多带拼音字母注音的课外读物和诗歌,这些儿童读物大都是赞美祖国、歌颂勤劳、昂扬向上且富有哲理的,比如,《祖国多美丽》、《我有一双勤劳的手》等。记得诗歌《我有一双勤劳的手》还是母校油印的课外读物呢,大意是,从前有两个人,一个跟神仙要了一座金山成为富人,一个要了一双勤劳的手,但仍然是穷人,多年过去了,金山坐吃山空了,富人变穷了,穷人靠一双勤劳的手,创造了无穷的财富,成为富有的人。诗的结尾告诉我们,人要有一双勤劳的手,要靠双手去创造财富……。当年,母校老师花了很多心血,为我们油印了许多类似这样的课外读物,寓教育于诗歌中,不但扎实了我们的语文基础,还对我们的心灵熏陶和诗意成长影响甚远。的确,我就经常自我陶醉在这些朗朗上口的儿童诗歌、优美课文的诵读中,心灵不断地得到了美的涵养,使得我从孩提时代开始就培养起对真善美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我想,尽管后来我是学理工科、从事技术工作的,但我仍然喜欢朗诵诗文、喜欢阅读各种类型的文章;离开母校走上社会后,尽管生活现实和幼时的理想教育反差甚大,但我仍然追求人性美好、追求高尚品质、具有良好的人文情怀和社会责任,这大概和从小在母校的文化浸润不无关系吧。

  我也喜欢上阮老师的课,特别是在阮老师背对我们板书时,或者为同学削铅笔时,欣赏她的带花边衬裙的漂亮旗袍。看得出,阮老师是一个赋有修养、追求生活美的女性。在她不苟言笑的表面下,也有着女性老师的温柔。记得一次,我穿的小红皮鞋扣儿开线了,无奈只能坚持几天到周六回家后才能修理,我只好拖拉个鞋子走路,不敢玩耍、蹦跳。阮老师发现后,叫我别着急,告诉我等晚上上床熄灯休息后,会帮我缝好皮鞋扣儿的。事后我才得知,因为皮鞋太硬,为帮我缝皮鞋扣儿,断了好几根针不说,还扎破了阮老师的手。那个时候,我太小,不知道如何向有着母亲般情怀的老师表达我的感谢,只是此后,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专心听阮老师讲课、学好算术,报答老师。其实,阮老师之所以总是表情严肃,也是另有原因的。因为后来听说,不知是阮老师本人还是其丈夫被错划为右派,在文革期间,阮老师不堪被批斗的屈辱,自杀了,文革后十一学校给阮老师平反了,但阮老师却未等到这一天。平反时的现场照片,现在已被甲六班收录在为《纪念我们与母校60岁》而制作的光盘里,总算可以告慰逝者了。

  升入二年级后,担任班主任并教我们语文的是齐义卿老师。齐老师一直教了我们三年,将她的全部心血和爱倾注给了我们,倾注给了她所从事的平凡而伟大的教育事业。记得那时候,我们还小,班上还有许多烈士子女,不会料理生活,齐老师就帮我们洗头,洗澡。寒冬腊月,齐老师常常深夜查铺,为熟睡中掀了被的同学盖被,并轻声唤醒易尿床的同学去解手,还亲自帮助拆洗尿湿的被褥……当时,我们都把老师比作慈母,而母亲也莫过于此了。

  在课堂、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齐老师都能发现甲六班每一个同学身上的闪光点,除了喜爱和信任品学兼优的学生外,还鼓励和信任诚实爱劳动、乐于帮助同学、体育好但学习吃力的同学,想方设法“不让一个同学掉队”,开展了一帮一活动,让学习好的帮助学习吃力的同学,少先队员帮助未入队的同学,还放手让班干部独立开展工作,管理督促全班同学上好早晚自习课,还建立了舍长制。我当舍长时,齐老师还给我们宿舍贴上了“无限信任”的辐条,表示老师对我们管理宿舍与独立生活能力的充分信任与激励。在齐老师的教诲下,我们甲六班一跃成为年级中的优秀班集体,并在四年级时步入了“红领巾班”的光荣行列。那时候,全国语文观摩课常常在我们甲六班举行,在学校举办的学习打擂台、体育、歌咏等各种比赛中,我们也是名列前茅。每逢节日时,给炊事员叔叔阿姨念感谢信的任务,也全是由我们甲六班的仝赞华同学担当的,当时,我们都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一桩事。
更为有趣的是,班上的四个女班干部:张欣燕、赵闽、董建建、冯小闽,曾因工作负责,管了一些淘气的男生,曾被男生分别贬义地叫了几年的外号:“张一、赵二、董三、冯四”竟然沉淀成了这四个女生的昵称,不仅在甲六班中被男、女生同学们亲切地用来直呼其人,而在那届同学间、老师中都广为流传。“张一、赵二、董三、冯四” 已经成为甲六班的代表,是甲六班永远的骄傲和集体记忆。

  在我们即将升入五年级时,齐老师和生活任老师一起,以母校的五星花园、操场、大礼堂等标志性场景为背景,为我们甲六班拍下了一批珍贵的照片,那是我们在母校六年小学生活中、乃至中学生活中的唯一一次集体照相,那些照片为我们永远地留下了童年的美好瞬间。

  后来,操着南方普通话口音的陈筱老师和一口京腔的王兰老师分别教我们五、六年级的语文;而教我们数学的则是一个带眼镜的女老师和杨筱文老师,在课堂上,杨老师用抑扬顿挫的川音普通话给我们讲《金牛山的故事》以及数学学习技巧,令人印象深刻。我很遗憾,记不准带眼镜的那位女老师的姓名了,但是,在她任教期间,母校正加强学生的数学口算、心算能力,当时,利用每节课上课前唱歌的几分钟,进行速算训练,老师不断地翻动时间牌儿报时,我们快速地填写口算题,我几乎每次都是班上的第一名,而在小学和初中时,曾多次被叫到教导主任办公室中,由主任亲自计时,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来填写口算题,说是要推荐参加北京的什么速算比赛,虽然后来也没了下文,但我上大学后,在微积分速算比赛时的速度,也是快的令同学们颇感惊讶。

  多彩的课外活动,诗情画意的校园生活

  母校开设的音体美课程为我们的课堂增添了不少情趣。记得,我一年级时上的第一节手工课,就是按图画王老师的要求传递剪刀。即:自己手握剪刀尖头,将剪刀柄那头传递给后面的同学,这种给别人递剪刀的方法伴我至今,母校对我们教养细节的培养,由此可见一斑。记得,我班同学为了得到图画熊老师画在黑板上的漂亮漫画——双5分小人,连最爱上课讲话、最淘气的男生都得在课堂上努力表现一番。人如歌声一样甜美的音乐王桂贤老师、朱仪珍老师,教给我们的许多少儿歌曲,一直滋润着我的心田。直到现在,每当听到《小白船》、《弯弯的月儿 小小的船儿》、《葵花圆舞曲》、《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让我们荡起双桨》等天籁般优美旋律时,心中都会涌出童年的无数美好记忆。

  为从小培养起我们的审美情趣、良好的艺术修养、强健的体魄素质,母校和老师们呕心沥血,为我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如:开办了歌咏小组、美术小组、体育小组、手工与缝纫小组等等,还组建了校合唱团。写得一首好字、教地理的陈世伟老师,担任母校的合唱团指挥,朱仪珍老师则为钢琴伴奏。母校的合唱团在海淀区小学组合唱比赛中总是一举夺魁;另外,施林根老师不但在课堂上鼓励同学们体育基本训练要达劳卫制标准,还带领着母校体育尖子同学,在海淀区小学组体育比赛中不断夺魁。

  当年,同学们还特别盼望着能参加母校组织的校外活动和劳动。记得那时,我们像小鸟一样飞出课堂,扛着锅碗瓢盆、铁锹,带着红薯,一路唱着《快乐的节日》、《打靶归来》去郊外野餐;唱着《劳动最光荣》、《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学习雷锋好榜样》去校外的沙沟苗圃修剪树苗,到四季青公社帮助收菜等。

  母校的校园生活充满诗情画意。那时候,在除夕之夜,我们会围着五彩缤纷的圣诞树,热切地等待着分别由储老师和段老师装扮的春姑娘和圣诞老人的到来;在中秋之夜,我们会围着熊熊篝火,手拉手地跳着集体舞;春暖花开时节,我们又会去昆明湖上荡起双桨;金色秋天,我们又会去观看西山红叶……

  党和国家,以及军委领导给了我们这些革命军人,革命烈士后代一个金色的童年。母校的老师是一流的,生活是温馨的,校园犹如花园,使得我们这些幼童,在充满诗情画意的校园生活中,不断陶冶情操,涵养心灵,无忧无虑地尽情享受童年集体生活的温暖和快乐,并使得我们在走上社会、面对人生后,内心仍能充满阳光和理想,卓尔不群地立于社会之中。

  如今,随着那美好岁月流逝的越来越远,便越来越体会到它的珍贵,更加难以忘怀!我由衷地感谢曾经哺育过我的母校与老师们,让我和同学们度过了如此美好幸福的金色童年。

                              2012年3月19日定稿佛山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2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06069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