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异彩人生>>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组图]和肖向荣将军相处的日子                                 ★★★
和肖向荣将军相处的日子
作者:彭南平 文章来源:西大楼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2-23 17:23:04

     今年我六十岁了,已经办理了退休手续。想起当年我十六岁刚参加工作时,有一些非常值得回忆的事情想讲给大家。
 
      我家在文革初就受到了冲击,父亲1967年就不准回家关在单位受审查,一直到69年稍有松动,家里人可以去探望,但还是不准回家。在10月份的一天父亲突然回到家里,并在三天之内全家迁至河南明港总参五七干校(该干校前身为河南五三劳改农场),安排在干校的二连。二连是全干校“重点”最多的连队。所谓“重点”,指的是在文革中受审查没有做最后结论的干部。总参部局级的“重点”有约十多个老同志,地安门大院的王强、谭旌樵和他的爱人朱阿姨、郑汉浩等叔叔也在其中。我父亲当时在马班喂马、牛,母亲在猪班喂猪养鸡。
 
     我刚去时还在上初三,到了1970年夏天毕业后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在干校当知青参加劳动。我被安排在二连的二排四班,二排是大田班。主要工作就是种植庄稼和一些经济作物,有绿豆、红麻、白薯等等。当时的农活种大田,主要是小麦,到收割季节是非常辛苦的,收割完后还要打场、晒、存等。秋季种麦时也十分紧张,还要夜里连轴转,每天收工后我都有体力不支的感觉。
 
     我们全班有10多人,有军人、随军人下放来的地方干部和家属、再有就是知青。年龄最大的60岁,最小就是我16岁。和肖向荣将军相处的日子——彭南平年龄60岁的就是原军委副秘书长、军委办公厅主任肖向荣老将军。肖伯伯原来不在二连,后因别的连队撤销,转到二连,因身边没有子女,只身住在集体宿舍,我也在集体宿舍住,一老一小两个人床挨着床,共同渡过了那个特殊年代的一段难忘的时光。当时我的岁数小,所以肖伯伯不会跟我有太多、太深的交谈。


 
        当时受审查的“重点”也分为几种。我父亲已经可以穿军装、带领章帽徽,也可以参加党组织生活。肖伯伯当时在干校还属于审查时期,平时要受到其他人监督,连军装都不准穿,每次党组织活动时他就和李文一伯伯两人拉着粪车,挨着个掏二连每个厕所。李文一伯伯的孙子李大超有时帮助一起掏大粪,李伯伯还说过:大超啊,以前你跟爷爷坐汽车,现在你跟爷爷拉粪车。这句话在很多年以后都成为我们经常说起的笑话。
 
     我们干的都是重体力劳动,肖伯伯身体很瘦,由于年纪大干起活来是很吃力的,但他每天都努力坚持着,从来不要别人的照顾。
 
     在当时的年代,集体生活是没有个人空间的。每天的生活很枯燥,政治气氛很左。每天学习就是听广播,学习毛著和两报一刊的文章。肖伯伯的心情不会太好,平时说话较少,他的烟瘾很大,闲时吸烟一根接一根。我忘不了他边吸烟边沉思的样子。肖伯伯年纪大,腰不是很好,当时的床很硬,铺的又薄,一天他拿来一个海绵垫铺在床上,马上有人批评他图享受、怕受苦等等,肖伯伯只好撤掉垫子。当时我在旁边看着心情很难受,但又不敢有什么表示。
 
     当时没有洗澡的条件,肖伯伯每天擦凉水澡,夏天到冬天都坚持,他对我讲这是他战争年代养成的好习惯,既能清洁、又能增强身体的抵抗力。他晚上睡觉,即使在冬天也只盖一条军毯。后来我在当兵时就经常采用这种方法,受益匪浅。
 
     1971年初我看到很多同学、知青都去当兵了,心里很急也想当兵去,想通过我父亲原来的单位帮助一下,他们根本不管。我只好自己跑到四十军找父亲原来的老同事,这位叔叔二话没说,也没管我父亲当时没有结束文革的审查,收留我当了兵。我至今还非常感激这位叔叔。肖伯伯在林彪事件后,1972年就安排回京,当时说是检查身体,实际上就是结束了文革期间的审查。据说当时他自己乘火车回京,由于穿的太普通,和老农没什么区别,派去接站的人根本就没有接到他,这件事后来也成为人们说笑的话题。
 
     回京后,肖伯伯新的工作,是在1975年安排在国防科委当副政委,由于没有了原来的住房,过渡住房安排在白广路总参第三招待所北楼。恰巧我家也住进了总参三所,和肖伯伯家住对门。1975年我探家时去看了肖伯伯,当时肖伯伯已穿上了军装,我正式的给肖伯伯敬了个军礼,肖伯伯笑着说:孩子长大了,也壮了,像个军人啦。我当时心里非常高兴,同时也感觉肖伯伯结束了文革期间的那段处境,精神状况非常好。
 
     在1976年初,四人帮大搞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肖伯伯坚决抵制,当时肖伯伯正在住院,四人帮及代理人强迫他出院批邓和张爱萍,肖伯伯精神压力极大,在这种情况下,心脏病发作去逝。我知道后心里非常难受,遗体告别时去八宝山送了他最后一程。
 
     大约三年前,我去八宝山为黄有凤将军夫人赵雪明阿姨送行时,见到了肖向荣伯伯的小女儿迎宪。迎宪告诉我,她的母亲余慎阿姨走后,她们就把干休所的房子交了,父母没有留下一间房子。当时我的心情,难以形容!
 
     肖向荣伯伯1926年16岁参加革命,是老一辈的革命家。我经常能想起和他老人家相处的日子。后来我查了一下,在总参干校里肖伯伯的职务、军衔、行政级别都是最高的。在当时不公平的政治环境里,他受到的屈辱是很多的,但他的情操、人品都是非常高尚的。在我刚走入社会就能和肖伯伯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肖伯伯的精神对我的一生,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永远不会忘记他。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