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异彩人生>>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图文]我为毛主席唱“在那金子般的山上”                                 ★★★
我为毛主席唱“在那金子般的山上”
作者:程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2-23 11:09:32

——纪念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毛主席划船与程潜先生同游中南海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已故毛泽东主席一百二十周年诞辰纪念。我想追忆童年的印象,以此来纪念这位伟人。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知道父亲与毛主席的关系非同一般。父亲在领导湖南和平起义后不久,就应毛主席电邀出席了在北平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49年9月9日晚,当火车抵达北平时,毛主席亲率其他领导人到前门站迎接。受此殊荣的另一位是孙中山先生的遗霜宋庆龄女生。

  毛主席在开国大典前后曾不上一次的邀请父亲到他家做客、吃家乡饭、畅谈国事、家事、天下事。还亲自到父亲下榻的北京饭店,看望他,并推置腹的畅谈了一个上午。在共进年餐后,毛主席还兴致勃勃地邀请父亲同游了天坛。

  解放初期,百废待举。毛主席不仅邀请他到中南海做客,并亲自操浆同游中南海,还邀请他同游十三陵,一起视察官厅水库以及铁路建设等处工程。

  毛主席心思缜密,亲自安排父亲解放后的工作和生活,在中央,他安排父亲担任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在地方,他安排父亲兼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和湖南省主席。父亲因年事已高,曾多次请辞去地方工作,毛主席都没有批准。为了让父亲更好的工作,还为他在北京安排了住处,让他随意在北京和长沙两地居住。不仅如此,毛主席深知父亲在解放前的几十年里,戎马倥偲, 宦海沉浮,几起几落,无甚积蓄,所以亲自特批了每月5万斤大米,作为父亲的特别费,以应酬旧部,由他随时支用。如此厚重的优越待遇,古往今来都属罕见。

  1952年时国管局为父亲安置了我们在北京的第一个家,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成方街甲12号。有了新家,我们全家分成三批陆续进京。程熙是最先到北京八一学校读书的,她比我大五岁。毛主席邀请父亲同游十三陵和视察官厅水库,她都跟着随行。毛主席还给她起了个绰号,小康熙皇帝,我那个时候真是羡慕程熙。

  我是54年9月初才进京上学的,那一年正赶上京广线有地方发大水,火车不通车,我随父亲绕道上海,由京沪线进的北京。到北京后学校都开学了,我被送到了新北京十一学校。在通过学校安排的考试后,分到了五年级三班。

   从长沙和到北京的我就像是红楼梦里的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北京的一切都令我惊叹不已,我和文妹都住校,周末才回家。那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机会能亲眼见到毛主席。没想到54年国庆节晚上,我随父母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晚会时,幸运的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记得那天晚上,我们随着父亲在城楼上与毛主席不期而遇,毛主席一边与父亲、母亲握手,一边问“小康熙皇帝来了吗?”我姐在一旁答到:“主席,我来了”。毛主席和她握了手后,看到了我就问:“你是妹妹?”我回答“是”。父亲对毛主席说:“她刚刚从长沙来北京念书,”毛主席一直笑容满面,还和我握了手。这一珍贵时候来的这么快,一切如梦似幻。

  记得是上六年级那一年的寒假里,毛主席的秘书打电话来,说主席邀请颂公全家到中南海做客,吃便饭,这一好消息令我兴奋不已,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幸运儿,父母亲做主,只带程熙和我前往,因其他三个妹妹年龄都小,怕孩子去多了会打扰毛主席。

  说好是请吃晚饭,当然不能太早出发,冬天黑的早,我们大约是五点鈡左右离开家的。司机赵德才叔叔开的吉普车,路径西单、长安街前往中南海。我的父母亲都到中南海做过客,姐姐程熙虽然见过毛主席几次,但到毛主席家里做客,吃饭,那也是第一次。

  毛主席那一天只请来我们一家人,唯一的陪客王季范老先生既是他的表兄又是师长。父亲也和他相识,都是湖南同乡。我们到达丰泽园时毛主席已在恭候。丰泽园很像北京的四合院,因是冬季,院子里没什么花草。父亲和我们进院后看见毛主席在客厅门口迎接我们,把我们引进客厅后和我们一一握手。当我的那双小手被毛主席那双又大又温暖的手握住时,心里激动得砰砰乱跳,一股热流顿时传遍全身,那种强烈的幸福感令人终身难忘。毛主席面带微笑那么慈祥,那么平易近人。那时的我很矮小,毛主席高大、魁梧,因此他需要稍稍弯下上身来和我握手。在那个时代能和毛主席握手那是多么光荣啊!

  在大人们入座后,李讷姐姐就带着我和程熙去了另一间屋子谈心,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后来才知道他是毛远新,他的父亲毛泽民是毛主席的弟弟,解放前在新疆被军阀盛世才所杀害。毛远新很好客,怕我认生,他亲自去客厅拿糖果给我们吃,那是我最喜欢吃的团结牌花生牛轧奶糖。

  那一天我有一种冲动,有一种特别想为毛主席唱一首歌的愿望,就鼓起勇气对李讷姐姐说:“李讷姐姐,你去跟毛伯伯说说,我想唱支歌给他听,好吗?”李讷和我姐姐较熟悉,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倒也挺喜欢我的。当她看到我那认真有迫切的样子时,笑着拉着我的手一同进了客厅。客厅里面靠着一面墙成半圆形的摆放着枣红色的丝绒面沙发,沙发前放着茶几。李讷走到毛主席身边,轻声地对主席说道:“程瑜想为您唱支歌,”毛主席说:好啰!唱给我们大家听嘛!

  我走到客厅中间站定,面对大家行了个少先队队礼,然后大大方方地唱起了一首歌颂毛主席的民歌,歌名为“在那金子的山上”。歌词如下:在那金子的山上,长满了金子样子的鲜花,我们一起上山去采呀!采来献给毛主席。

  在那银子的山上,长满了银子样的鲜花,我们一起上山去采呀!采来献给毛主席。

  在哪玉石的山上,长满了玉石样的鲜花,我们一起上山去采呀!采来献给毛主席。

  唱完后,大家报以掌声。毛主席笑着向我招手,把我呼道身边,让我从果盘里拿糖吃。记得他对父亲说:“将来这些伢子长大后,我们就为他们跑龙套”。那是年幼懵懂不明白毛主席讲的是什么意思。心里在想跑龙套的不就是戏里打旗子的吗?

  晚餐备好,我们全家随着毛主席进了饭厅,饭厅里摆放着一张大圆桌子,一桌子的菜,有凉菜和热菜,湘菜居多。我只记得其中一盘青椒又辣又香,我吃了不少,毛主席夸我硬是个湖南湘妹子,毛主席对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亲自为我父母亲布菜,招呼大家吃好,使我们一点也不觉得拘束,他谈笑风生地说:“颂公那时候的衙门比中南海怕是好进多啰,我那时见他还容易些。我住在中南海里几多不自由,亲朋想看看我都不易。”毛主席还叮嘱我母亲说:“颂公是文武双全呵!要好好照顾他的生活起居。”那一天毛的夫人江青没有在场,饭桌上共有八人:毛主席、我的父母亲、王季范先生、毛远新、李讷、程熙和我。

  饭厅角落高几上摆的盆花吸引了我的眼球,那鲜艳欲滴的一朵大红花独放,还带有几个花骨朵。这种花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又是在毛主席家里,因此印象格外深刻。后来才知道此花名为孤挺花,又名柱顶红,多年生球茎,春节前后开花。花色有大红、纯白、粉红等。我以后也种养了此花,独钟爱之。

  令人惊喜的是饭后毛主席还特意为我们安排了余兴节目:观看电影河南豫剧“花木兰”,地点就在小放映室。此片由豫剧名角常香玉主演。在中国花木兰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我从小就常听阿婆用粤语唱长篇叙事诗“木兰辞”:“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花木兰女扮男装替年迈父亲从军的故事在中华大地已传诵了一千余年。

  不知不觉中一个多小时的戏曲片结束了。当小放映室的灯光重新亮起来时,我注意到毛主席仍然神采亦亦毫无倦容。敬爱的毛主席日理万机,可他今天从下午五点多钟就一直在陪同我们,这是多么高的礼遇啊!

  我的父母亲深恐太打扰毛主席,电影结束后就连连向毛主席道谢,准备告辞了,没想到他却风趣地说:“我还留有余兴,莫着急。我叫管理员去买糖果,带回去给娃娃们吃。”

  当我们随同毛主席回到客厅,果然看见茶几上摆着两竹篓子的糖果。毛主席亲切地对父母亲说:“欢迎你们再来做客。”又指着糖果篓子说:“这是在小卖部买的,天太晚了,东西不好请笑讷。”毛主席想得真是周到,他一定晓得我父亲家中还有年幼的女儿没有来,而他一个都没有忘记,主席的无微不至关怀,令我们全家感动万分。

  当父母亲向毛主席告辞后,毛主席一定要亲自送父亲上车,尽管父亲一再请他留步也没有用,只好客随主便。在我们都上车之后,毛主席还没有移步,当车子缓缓行驶时,我们拼命挥手向毛主席说:“再见,”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为了追寻那散落在历史中的往事,让记忆的情怀留住那难忘的一天是我今生的责任。物换星移,人事代谢。那首在《那金子的山上》的旋律仍然在我的心中迴荡。那个时代对毛主席的崇敬和爱戴是发自内心的,对毛主席的深刻印象将伴随我的一生,因为那是我们那一代人在毛泽东时代对共产主义理想不断追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