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同学会网站>>异彩人生>>正文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远离权利中心的“红二代”们                             ★★★
远离权利中心的“红二代”们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南风窗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31 0:33:19

   操心官场


  当总后勤部政委、刘少奇之子刘源把军内一位腐化的中将查办之后,他对总后干部集体的讲话很快就在“红二代”中间传阅开来。实际上,很多“红二代”因为家庭出身的缘故,他们相当珍视共产党的形象和声誉,只是他们之中手操权柄的人毕竟是少数。“我要是当官的,我也敢像刘源那样,最起码从我这个地方,不能让买官的上来,像我们这样的人敢说话,不仅是因为父辈的背景,更重要的是本身也要立得正,要同流合污,也反不了贪。”开国上将陈士榘之子陈人康说。

   
  
陈人康做过军队里的营职干事,1985年百万裁军之前,转业到一所大学工作,待了28年,当了一个副处级工会干部。转业后,也不是没有机会跻身显贵之列。他父亲1995年去世前是中央军委顾问,先后有3个军委副主席是其部下。有领导曾告诉陈士榘,子女中有想回部队的,不妨开口。况且,根据当时的情况,开国元勋的子女中至少有一人可以当上将军,但这些情况在陈家没有发生。

   
  
60
岁的陈人康试图通过现身说法将老一辈人不为官不图利的优良传统灌输给下面的党员干部。他们和江西干部学院合作组建了一个红军后代授课团,每年3月到11月,“红二代”们轮流上井冈山给全国各地的基层官员讲课,乐此不疲。在课堂上,陈人康发现有些学员听了父辈们的事迹掉眼泪,谈心得体会时,有的人甚至保证,“回去后不再贪了”,这让陈人康坚定了对这种教育方式的信心。弘扬老一辈革命精神以期对现实社会有所裨益的做法,目前已被多数红色后代所推广。

    
  
回到草根

   
  
话语力量的衰微,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红二代”群体的身份乃至于观念上的分化与变迁。他们中有的人掌了权,有的人经了商,而更多的人则基本是平头百姓。不过,在吕彤羽看来,这种平民化的恢复无须大惊小怪,开国将帅们当年也都是草根出身,“中国压根儿就是一个草根的国家,不是二代阶层的国家”。

   
  
吕彤羽1965年在地空导弹部队当过一年兵,同期在那个部队历练的还有陈毅、粟裕和彭真等人的儿子,这种生活打磨让吕彤羽受到极大影响。后来他转业到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忙活大半辈子,一个副局级做到头。有一段时间领导想给他挪到正局级岗位上去,他征求父亲的意见,吕正操说,“一个人不在当多大的官儿,主要看你干了多少事儿”。吕彤羽就没再挪窝儿。如今,他开着一辆老旧富康车在北京城里东跑西颠,也不觉得有何不妥。草根视野和平常心削弱了那长久以来为外界所臆想而在多数红二代身上实又不存在的神秘感与特殊。和很多同龄人一样,他们不过就是一群退休或接近退休的老人们,而稍微年轻一点的红二代们多半也和芸芸众生一样,要在社会上谋生活。“现今社会对我们红后代有很大误解,把我们妖魔化了,还以为我们是高高在上的特权阶层,这是一种认识差距。”原海军顾问、开国少将蔡长元之子蔡小心说。

  
  
贵族不永远

   
  
毛泽东时代,高干们将自家孩子放在社会底层是一个普遍做法。“文化大革命”后,共产党在这方面抓得也紧。上世纪80年代,中央高层为端肃风纪,就拿不少高干子弟“开过刀”。

   
  
但这些毕竟都是非常措施,这些“红二代”们不同的人格和行事方式很大程度上塑造于不同家庭的家风。吕彤羽就说,“作风检点的干部子弟往往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如今,红二代中也有不少做高于的,社会上对这些人的反映还是不错的”。

   
  
俞正声的父亲黄敬和吕正操的关系非常好。在上世纪50年代,一次,学校计划挑选俞正声给毛主席献花。怕过于出风头影响到孩子心理,黄敬说什么也不让,硬是把俞正声拉到天津去了。吕正操家里共有4个孩子,倘若兄弟姐妹之中谁要倚仗一下家里的关系,就会被大家看扁。

   
  
国务院原副总理纪登奎之子纪坡民曾说:“平等才是社会进步的潮流,不会有永远的贵族:我们1964年当兵,和别的战士吃的穿的拿的一模一样,但毛主席还不满。后来到北京接触一些高干子弟,你知道李雪峰的老太太成天是怎么训她孩子的吗?‘你们这些高于子弟,有什么了不起的?’就这样。”纪登奎虽然曾经位高权重,纪坡民却没能随之高升。上世纪60年代上空军工程学院,因为卷进狂热运动,稀里糊涂就给专案组扣住了。关在学校审查期间,纪登奎进入中央政治局,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儿子照样被开除出军队,回到河南挖了3年煤。后来平反了,纪坡民有机会当了此生最高也是唯一一个官职——县委常委,又在后来七七八八的运动中因为采取不合作态度而丢了官,摸爬滚打在底层,一生浮沉不逊于其父。父亲在时,他是一介草民;父亲死后,他反而进了“贵族圈”。

   
  
父亲去世后,为了照顾母亲,纪坡民搬进了装有两扇铁门的大宅院,这在他的观念中,这就是一种贵族身份的象征,“普通老百姓谁会有这么大个房子啊?”去年,老母亲去世,他觉得自己一个普通人,是没有资格享这种待遇的,因此就等着有关部门哪天上门来“撵”了。

   
  
“整个这套事儿得有规矩。在美国,你当总统就住白宫,不当了就住你自己家去。中国的贵族制度也早在2000年就消灭了!”纪坡民直言不讳。    (据《南风窗》)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2006-2013 北京十一同学会 版权所有
    电话:13436702401 82073984 站长:韩微
    京ICP备12033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