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和帕金森一起旅行(3)
作者:阎阳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10-30 1:01:52  文章录入:00051bzd684  责任编辑:00051bzd684

搅乱“英式下午茶”

        邮轮宛如一个小社会,大小三个餐厅全天供应,包括自助点餐、早点夜宵午后茶。对任何减肥企图都是个致命威胁,我摆脱抑郁的后果之一就是半年狂长四十斤!

        没有船长的欢迎晚宴

  当天的欢迎晚宴没有伏尔加邮轮的香槟爆响,船长也没有出席祝酒。全团16人从5个方向到齐,我要了一瓶红酒,大家浅尝辄止。1986年产的红葡萄酒(?)42.5美元(相当人民币300元),从和房卡绑定的VISA卡中扣除。自带酒水要18美金的开瓶费,喝不完餐厅可以存放。

  团里老少配是特色,H先生的伴侣梳着两个抓鬏,被大家叫做“小甜甜”。书法家栗老先生皂衣银髯,吴爱平抱拳寒暄:“女儿陪您老人家来啦。”大师瞟了一眼身边风韵的女人:“是贱内”。

  全场祝寿聚焦“大师”

大师“太极”舞动西餐厅


  五楼正餐很好预订,正装也不严格。那晚大虾很鲜小牛正嫩,同桌的栗太太忽然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连忙要来红酒,奇怪老先生为何不到。几天巡航,不惯西餐的书法家不是甲板疾走就是画廊奋笔,颇有曲高和寡的失落。

  自带茅台,三杯下肚。蛋糕送上,领班点燃蜡烛、侍者围唱生日快乐。老先生凝神运气亮开功架、太极吞吐衣带飘拂,顿成全场的焦点。我悄悄拉住菲律宾领班作揖的手:是夫人过生日。再找栗夫人,正熟练地举着苹果手机前后录像。

  邮轮“分层”

独立舱室和交融甲板


  邮轮是个孤独的地方,你可以像一尊雕像几个小时地凝望落日;也可以淋着夜雨独对大海自言自语。邮轮是个聚合的地方,你可以新朋旧友开怀畅饮餐厅酒吧彻夜通明;也可以异乡搭讪共渡良辰,而不去顾及未来。

  但种族的层次是恒定的。中国人的茶叶可以畅销欧美,但传统的“午后茶”仍是白种人的领地。有“荷兰下午茶”、“英式下午茶”、“皇家下午茶”……,连融入西方列强日本的“茶道”也无缘落座。亚洲的领位也认定扎蝴蝶结耐心排队的西方人才是正主。

  涌入的中国游客不分年龄不分层次,搅动了彬彬有礼的西方老式“下午茶”,背后是旺盛的购买力。导游介绍,上一拨就有中国大妈夜里挤睡一仓,清晨横跨甲板开跳广场舞,矜持的白发绅士也给以礼貌的鼓掌。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